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菲利克斯教授最近有些意气风发。

    不只是因为就在不久前,他因为中微子质量起源的研究而获得了美国物理学会奖的提名,更因为前段时间来自imcrc的“百年物理”大会的邀请。

    那封邀请函可不是邀请他去开会那么简单。

    有六名物理学家向imcrc推荐了他的名字,希望由他来总结中微子质量起源这一命题上最突出、或者说最为至关重要的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封邀请函甚至比一般的物理学协会颁发的奖项还要有含金量。

    因为这意味着他所钻研的课题得到了同行们的认可。

    意味着他在该研究领域的影响力得到了学术界主流意见的承认!

    即使是在麻省理工大学这样强者如云的地方,这也是一件值得吹嘘的事情了。

    虽然提出问题并没有解决问题更拉风,但一想到未来的一个世纪,他所提出的问题将被数万乃至数十万人奉为经典,并进行研究,他的心中便是一阵激动。

    甚至于可以说,这简直比拿到了美国物理学会的奖牌还要让他更加激动!以至于他将论文交上去的这段时间里,就连走路都是带着风的。

    一天中午。

    上完课的菲利克斯教授回到了办公室,就在他正准备使唤助理帮自己倒上一杯咖啡的时候,搁在桌角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拿起了电话,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喂??”

    “您好,我们是imcrc会议组织部办公室。”

    听到是imcrc的来电,菲利克斯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喜,不过却并没有将心中的窃喜流露出来,而是向后靠在了办公椅上,云淡风轻地说道。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在菲利克斯教授看来,自己提供的那个难题入选百年物理大会的世纪之问几乎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且不说中微子的质量起源问题是当今物理学界的前沿研究热点之一,光是他在交上去的那篇论文中总结的研究思路和当前研究中所面临的问题,都是关键性的研究瓶颈。

    他根本想不出来imcrc有任何的理由,将他提出的难题从那一百之列中刷掉。

    然而,就在他自信满满地如此认为着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却是让他的自信一瞬间从云端跌入到了谷底。

    “非常抱歉,菲利克斯教授……我们不得不很遗憾的通知您,您的论文未能成功通过初选。”

    就像是中了石化术一样,整个人瞬间愣在了那里。

    张大的嘴巴开合着,菲利克斯教授过了好一会儿才从懵逼中回过神来。就像是一只受惊的狮子,他用充满难以置信与惊怒的语气,对着电话听筒咆哮道。

    “未能通过……初选?等等!什么叫没通过初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很抱歉,菲利克斯先生,这是评审委员会的意见……”

    对于愤怒的菲利克斯教授,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尽可能地用上了诚恳与遗憾的语气,试图安抚着他的情绪说道,“根据初选会议之后的投票表决结果,您提出的关于‘如何在标准模型中引入重的费米场三重态子’的命题,并不符合我们对百年物理大会世纪之问的设置标准,非常遗憾”

    “我不是来听你们抱歉的!”一声咆哮打断了那位工作人员的发言,几乎已经失去理智的菲利克斯教授,用愤怒的语气说道,“简直是难以置信!但凡是对物理学有所了解的学者,都不会否认中微子质量起源问题在整个高能物理研究中的地位!”

    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弱弱的问道。

    “也许是因为您提出的命题本身……”

    “不可能!你了解我的研究方向吗?”气的胡子发抖,菲利克斯教授咄咄逼人的继续说道,“我在这个方向上研究了整整二十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个课题上面对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就算是陆教授也不可能!”

    面对气势汹汹的菲利克斯教授,打电话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只不过是一个实习生而已,虽然专业确实是高能物理,但在这里工作的大佬们显然没有一个人会把他当成正儿八经的物理学家,因此也根本没有发表任何自己观点的立场。

    非要问他的想法的话……

    这两千个物理学难题哪一个不是受邀者认真想出来的?

    非要从中选出100个最具有代表性的问题的话,总得有1900个被刷掉的……

    从本质上来讲,这和选拔imcrc实习生资格的考试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个……非常抱歉,我并不知道陆院士本人是否看好您的研究,但评审结果是评审代表团绝大多数学者的意见,希望您能够谅解”

    “法克!”

    气愤地挂上了电话,菲利克斯教授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他在物理学界已经工作了这么久的时间,还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心中越想越气,他猛地从办公椅上站起了身来。

    看着怒气冲冲站起身来的菲利克斯教授,站在办公桌旁边、手中端着杯咖啡的助理,有些紧张地小声询问了一句说。

    “……教授?”

    “立刻给我买一张去沪上的机票!要最近的一趟航班!越近越好!”

    无视了自己助理脸上忐忑的表情,菲利克斯教授伸手从衣架上取下了外套披在了肩上,一边朝着门口走去,一边骂骂咧咧地说道。

    “不符合标准?我倒要看看什么才算是符合标准!”

    看着摔上的办公室大门,站在原地的助理张了张嘴。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看教授这幅怒火中烧的样子,想来只能是imcrc那边出意外了……

    且不管自己的助理作何想法,离开了办公室的菲利克斯教授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用最短的时间收拾好了随身的行李物品。

    没有耽误一分钟的时间,他在收到了助理的订票成功的短信之后,立刻下楼回到了自己的座驾上,用最快地速度驱车赶到了机场,并穿过安检通道坐上了最近一趟前往沪上的航班。

    虽然临时购买的头等舱机票让他有些心疼,但想到自己在imcrc的评审中受到的“不公正待遇”,那点心疼的感觉顿时被满腔的怒火与悲愤给冲淡了。

    他需要一个解释!

    如果imcrc的评审团队无法给他解释的话,他就去和陆舟当面理论,问问他凭什么将自己的那篇论文刷掉!

    他发誓,如果imcrc或者imcrc的理事长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