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意识到这一点的陆舟,瞬间被这个想法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看到了自己?

    这怎么可能?!

    整个旧宇宙已经消失在时间之外的虚空,人类是否在那个陌生的世界存在过都不一定,而他更只不过是这段记忆中的一粒尘埃罢了。

    他怎么可能感知到,属于新宇宙的自己。

    等等……

    这时候,陆舟忽然想起来,眼前的这位老者,很有可能便是帕克文明的先知——不,倒不如说,他一定就是那位先知!

    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线索全部串联在了一起。

    虽然只是一种很渺茫的可能性,但却只有这一种可能能够解释的通,那便是身处于旧宇宙的他感知到了时间轴之外的那双眼睛,不管是“宇宙之灵”也好还是所谓的“灵能仪式”,他预感到了这段记忆会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被一个与此无关的人读取。

    这种被盯上的感觉,一直到努瓦挥手作别,站上了那道连向天空的光束之时,都没有消散。

    注视着面前这位神选之人,那位衰老的先知沉默了许久,一直到陆舟感觉自己的双脚开始脱离地面时,才用压低了的声音说道。

    “也许是我错了。”

    “你才是神选之人。”

    听到了老者的话语,那努瓦微微愣了下,皱眉问道。

    “……您在说什么?”

    就仿佛一瞬间老了许多岁一样,那位先知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悲怆。

    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望着那渐渐离开地面的写满疑惑的脸,挥了挥枯瘦的爪子。

    “没什么。”

    “忘掉我说的话吧。”

    “既然是宇宙之灵的决定,那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望着那张与蔚蓝色的草原一同远去的老者,带入努瓦视角的陆舟,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如果他的推理没有出错的话……

    那位先知的最后一句独白,应该不是对努瓦说的。

    而是说给以旁观者的角度,站在这里的自己听的……

    ……

    猛地睁开了双眼,就像是从噩梦中惊醒一样,陆舟从床板上弹了起来。

    当他代入的那个名叫“努瓦”的神选之人,通过反重力的光束踏上前往星河中心的飞船之后,整个记忆片段便如同破碎的肥皂泡泡一样,在一串撕裂的光影中消散殆尽了。

    额前划过了一滴汗水,摘掉头盔的陆舟轻轻喘息着,抬起胳膊将滑落至脸颊的汗水蹭掉。

    一直在旁边关切地望着,小艾控制着机械臂递了一杯水到陆舟的旁边,并控制着无人机呜呜呜地飞到了他的面前,用四旋翼的气流为他送去了清爽的凉风。

    【主人,您没事吧?QAQ】

    “没事……”接过水杯喝了一口,陆舟看着那LED屏上写满关切的颜文字,露出了一抹让人安心的笑容,“比起前两组记忆,这次还算温和了。”

    除了关于帕克文明的历史以及“神选之人努瓦”的前半生这两部分信息,由于是直接灌输到他的大脑中的缘故,对他的大脑造成了一定的负荷,整个记忆的其余部分都在一种相当温和的氛围中将故事向他娓娓道来。

    至少,相比起包含了令人一头雾水的解谜元素的虚空记忆a,以及让人头皮发麻的动作射击元素的虚空记忆b,这段只讲故事的记忆简直可以算是简单模式了。

    对于陆舟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不需要借助虚拟现实系统的读档系统,便对虚空的记忆完成了百分百的同步。

    不过与此同时,对他来说这也是第一次,在关于旧宇宙的记忆中遭遇到了如此诡异的事情……

    小艾:【主人主人,需要将副本登陆到“珈蓝帝国”游戏中吗?(>▽<)】

    认真思考了一会儿这个问题,陆舟轻轻摇了摇头。

    “……这次就不用了,没什么高难度的关卡需要玩家们帮忙的,直接将数据归档到库中就好了。”

    小艾:【收到。(??????)??】

    对于掌控着量子计算机的小艾而言,将这庞大的数据归档只是一瞬间的功夫。

    在地下实验室里赔了一会儿它之后,陆舟便搭乘电梯回到了地面上,并顺路去高等研究院的食堂解决了一下晚餐。

    一路上,看到他的人,都很尊敬地和他打了招呼。

    然而因为心中想着心事的缘故,陆舟在回应的时候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以至于在食堂坐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练饭都打错了。

    匆匆地解决了晚餐之后,陆舟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回到了家中,将自己关在了书房里。

    取下了塞在书架角落的笔记本,陆舟将它摊开在了书桌上,在最新一页的空白处,写下了自己在虚空记忆c片段中的见闻。

    “帕克文明,标签:唯心、威/权主义……”

    “……在数百场决斗中胜出的勇士成为了神选之人,在先知的指示下前往星河的中心,寻找拯救文明的办法。”

    “天灾……又是天灾,所谓的天灾到底是什么?帕克文明和珈蓝文明所遭遇的危机是同一种东西吗?还有那个预测未来的灵能仪式,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陆舟紧锁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这些帕克们的文明程度,显然远不如珈蓝文明那般发达和强盛……至少从那位年迈的老者口中,陆舟并没有听说他们完成过类似于环世界这般宏伟的奇观,更没有听说过那颗跳跃式前进的奇异滴,或者与之类似的描述。

    而所谓的天灾,不过是通过一种类似于占扑的“灵能仪式”感知到的。

    因为预感到了那未知的威胁,他们决定派出一艘飞船,由被宇宙之灵选中的人前往这片星河的中央,去寻找化解危机的方案。

    整个计划中充满了唯心主义的色彩。

    先知既没有告诉那位神选之人去到星河的中央要做什么,更没有告诉他所谓的“天灾”又是什么,却坚信这么做一定能够扭转某种注定会发生的危机。

    这种盲目的信念,让这场所谓的救赎文明的旅程看上去就像是一场朝圣一样。

    “星系的中心到底藏着什么?”

    “还有那个宇宙之灵和预测未来的仪式……话说这种不靠谱的东西真的可能实现吗?”

    尤其令陆舟感到不安的是,那个年迈的先知,在记忆的末尾处最后的眼神,和那句不像是说给努瓦听的独白。

    你才是神选之人?

    而这个你,到底指的是谁……

    看着不知不觉已经写满的笔记本,还有留白处几乎打满的问号,陆舟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将这些写在纸上的悬念保留了下来。

    “看来即使是LV10的物理也不能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

    “要是能够在和那个男人聊聊就好了。”

    那个自称观察者的男人。

    如果是他的话,一定知道些什么。

    虽然这种直觉并没有什么道理,而且那家伙并不是那么好相处,但那深邃而充满睿智的眼神很让人安心。

    轻轻叹了一口气,陆舟将写满这一页的笔记合上,从书桌前站了起来。

    “暂时先到这里吧……再往下恐怕就不是物理学,而是神秘学和哲学的范畴了。”

    或许自己应该找机会再研究下米罗教授的笔记?

    虽然陆舟并不认为他比自己更加了解宇宙之灵,但宇宙有灵论的缔造者,也许他发现了一些什么值得注意、却被自己给忽视了的线索。

    就在这时,陆舟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答应过罗师兄今天要去一趟IMCRC那边来着,筹备关于百年物理大会的事情。

    结果今天白天一整天,自己都泡在了高等研究院那边。

    看了一眼窗外,天色已经完全暗下了。

    这时候去沪上,还得找住的地方。

    算了,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

    还是等到明天再说吧……

    想到这里,陆舟伸手关掉了书桌上的台灯,打着哈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下楼回房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