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这里可真冷啊。”

    一片灰茫茫的月壤上,看着投影在头盔上的外界温度数值,穿着厚重的宇航服的年轻男人,有些感慨说道。

    “呵,穿着宇航服还能把你给冻着了?”

    走在他旁边的,是月面科考站工程队的队长,名字叫吴钢。工程队里的人平时都调侃他,是不是来月球上砍树的,而他自己则调侃自己是月球上的包工头。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整个科考站只有这么一支工程队。

    从月宫号上面扔下来的东西,都靠他们这些人去卸货,安装,部署的。

    太阳能阵列是他去修的,月面对撞机也是他去修的,可以说整个月面上的人工设施,都是他带着工程队的工程师们,操作的空间施工设备,“一砖一瓦”盖出来的。

    至于此刻他旁边的这位,则是最近分配到队上的工程师,名字叫徐成礼,据说是毕业于金陵大学的航天工程专业的硕士。

    由于金陵大学和高等研究院在航天技术的研发上有着密切的合作,这份履历在航天业界可以算是非常吃香了,以至于吴钢都有些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别激动。”

    听着从通讯频道里传来的声音,徐成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因为刚到这里的缘故,他总觉得什么都很新奇,以至于不少队友都觉得他有些话痨。不过很多时候他自己却没有觉得,反而将其视之为一种优点。

    毕竟在这寂静无声的月球上,想要听到一点人声实在是太困难了。他总觉得自己要是不多说一点的话,保不准哪天得被憋疯掉。

    然而,这位吴队长似乎并不敢苟同的样子。

    “你的话太多。”

    见自己似乎被讨厌了,徐成礼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好吧,我会控制住自己少说废话的……哎,其实我在地球上的时候,话没这么多的。”

    “……你后面那句话就是多余的。”

    两人继续走了一会儿,在一处平坦的地面上停下了脚步。

    用脚踩了踩地面,确认这一块的月壤足够结实之后,吴钢伸手从背包上取下来了导航信标,熟练地设置了效准参数,接着将它稳稳地插在了地上。

    到此为止,他们的工作便算是暂且告一段落,剩下的便是等待货运飞船将着陆舱扔下来,然后拆卸拆卸放在上面的货物,并进行正确的部署了。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上,安静地等待着货物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徐成礼等的已经开始无聊,犹豫着要不要聊些什么的时候,吴钢忽然开口说道。

    “你才二十五吧。”

    见队长居然主动和自己搭话,徐成礼连忙接话道。

    “是啊,怎么了?”

    吴钢:“干嘛来这种地方。”

    “这还用问吗?工资高啊,同工种薪资是地上的三倍呢。而且还管吃住,工作强度也不大。半年一个轮换,休息三个月,唯一让我有点不爽的就是网络延迟太高,通讯带宽有限制,以及……没有夜店无聊了一点。你呢?”

    吴钢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但看到这个话痨期待的眼神,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理由好像和你一样……不过我和你也不太一样。我有家要养,两个孩子要上学,还有房贷要还……一个忠告,年轻人还是不要把大好的青春浪费在这种地方。这些活儿,是给我们这种人做的。”

    徐成礼皱起了眉头:“怎么能说是浪费呢?你不觉得在月球上工作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吗?”

    酷?

    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听到这句话,吴钢明显微微愣了下。

    现在的年轻人,居然都是这么想的吗?

    他觉得自己不只是快跟不上时代了,似乎都有点儿跟不上年轻人的想法了。

    至少在他看来,这里除了一片光秃秃的灰土地,和看多了根本毫无美感的环形山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乐趣可言了。

    “你不想谈女朋友?”

    “没意思,早就腻了,还是一个人舒服,想去哪就去哪,何必给自己找个麻烦。对了,你一说这个,我倒是又想起来在这块儿工作的一个好处,至少来了这里就没人催婚了,哈哈。”

    爽朗地笑了笑,徐成礼抬头看了眼天上那一片深邃幽暗的深空,忽然感慨地说道,“每次仰望这片天空的时候我都在想,个人的命运在宇宙的面前,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别说是没有皇位要继承,就算是有,在他的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吴钢看了他一眼。

    “如果人人都和你这么想的话,那咱们早就灭绝了。”

    “迟早的事情……我的意思是站在时间的高度上。”看了眼印在透明面右上角的电子时钟,徐成礼有些等的不耐烦了的说道,“说到时间,月宫号上的那些人就没点时间观念吗?我们的货物到底得什么时候才来,我们已经在这里等待好一会儿了。”

    “大概是出了点意外吧,”瞥了一眼头盔上的时间计数器,吴钢皱了下眉头说道,“不过应该不严重,至少总部没有额外的通知发过来。”

    徐成礼:“说起来,这次被送来的是什么?”

    “样本条目Dr-111活性物质……我知道的东西也不多,多余的事情咱别管,干好手上的工作就足够了……来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徐成礼抬起头,顺着吴队长视线指向的方向望了过去。

    只见那深邃幽暗的深空之中,忽然钻出了一抹闪烁的绿点。

    仿佛从遥远世界驶来的商船一样,那一抹绿点渐渐接近了,按照特殊的频率闪烁着,逐渐接近了两人肉眼所能看见的区域内。

    那道影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接近。

    最终,那宽阔的底盘稳稳地撞击在了月球的表面上,掀起了滚滚的月球尘。

    “开始干活了。”

    拍了拍徐成礼的肩膀,吴钢走在前面,率先朝着那座头顶闪烁着绿色信号灯的银白色着陆舱走了过去。

    “你们迟到了。”

    看着从着陆舱上走下的宇航员,吴钢抬起右手在头盔的侧面点了两下,将他的信号接入到了自己的通讯频道中。

    “……修正轨道用了一会儿时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兴宇,”一边咳嗽着,一边伸手抹去了面罩上的灰尘,那个从着陆舱上走下的宇航员解释说道,“最近我们正在更换导航系统,各方面都不提稳定,等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徐成礼好奇问道:“更换导航系统?”

    “是的,最近我们的全部计算服务都交给星海一号了,你们应该听说过,那个全世界首台量子计算机。”

    吴钢皱了皱眉头,说,“顶着这么高的延迟没问题吗?”

    “延迟不是问题,这一部分带来的问题据说是可以通过算法来覆盖掉的。而且过段时间星空科技那边会在月宫号上给我们装一台分机,这个问题就完美解决了。”

    说着那位宇航员拍了拍旁边的着陆舱,继续说,“就是这玩意儿了,部署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我是搞生物工程的,不太懂这方面。不麻烦的话能替我联系一下马队长吗?我记得科考站这边是他在负责。”

    “他已经在路上了,”看了眼那台着陆舱,吴钢开口说道,“方便的话……可以透露下这玩意儿是什么吗?”

    “没什么方不方便的,反正你们很快也会知道,”伸手在左臂的腕载电脑上点了下,杨博士选取了需要传输的资料,点击了发送的按钮。

    随着进度条读完,一份大概两百来字的项目简报,很快呈现在了吴钢的宇航员头盔的面罩上。

    “Dr-111活性物质……低重力环境下代谢物净化项目……这玩意儿难道是——”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杨博士笑了笑,继续说,“项目进行顺利的话,没准向月球大规模移民都不是问题。”

    “得了吧,”吴钢淡淡笑了笑,食指在左臂的腕载电脑上点了两下,关掉了项目简报,“除了一些脑子不正常的人,谁会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喂,你啥意思?”徐成礼不满地顶了一句嘴,“我脑子不正常吗?”

    吴钢回了他一个“难道不是吗”的眼神,然后面无表情的说。

    “少废话,你还在试用期,不想被打个C就赶紧去干活。”

    一听到这句话,这小伙子顿时怂了,一声不吭地拎着工具走向了着陆舱。

    笑呵呵地看着这小伙子的背影,杨博士说道,“话不能这么说,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现在你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土地和鸟不拉屎的环形山,但若是再往十几年后看,我相信你会怀念这些已经走远的景观。”

    吴钢:“你是说我退休了之后吗?”

    “我觉得不管退不退休都一样。”

    呵呵,希望等你在这里待上一个月,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了这位杨博士一眼,吴钢淡淡笑了笑,什么话也没说,摇了摇头拎着工具干活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