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天空透着浑浊的橙黄,太阳仿佛永远定格在晨昏线的一侧,压抑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入目之处漫山遍野都是农田,只不过这里的农作物似乎是蓝色的,放眼望去层层浪花叠起,一片蔚蓝如海。

    陆舟原本以为,这一次的体验,会和上次一样,一上来便是枪林弹雨的硬核。没想到此刻呈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派田园牧歌的景象。

    不过,这种感觉很快便随着他的视线继续向上戛然而止了。

    远处的山脉仿佛被某种恐怖的力量整个削去了一半,暴.露在岩体外的合金断口上满是疮痍。

    可以看出,这里曾经爆发过一场极其惨烈的大战。

    “很壮观不是吗?”站在他的旁边,是一位面容看着有些沧桑的珈蓝人,只见那棱角分明的下巴动了动,他眯着眼睛看着远方的黄昏,继续说道,“隆,听说遥远星是你的故乡。”

    推测这个男人是在向自己搭话,陆舟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雷因哈特将军。”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刚刚开口,一串陌生的记忆便涌入了他的脑海中。他所同步的这位角色是一位来自遥远星殖民地的士兵,在革。命的烽火点燃之后,加入到了起义军中,成为了这位雷因哈特将军的卫队中的一员。

    难以置信。

    没想到这位雷因哈特……也就是陆舟在第一段记忆中扮演的主角,居然在神谕事件的五十年后掀起了一场推翻帝国的革.命?

    不过,看样子他们的状况似乎不太乐观。

    至少现在,他们大概是站在防守方的立场上,并且在先前的一轮战役中已经元气大伤。

    “很抱歉让你的故乡变成了这样,我记得那座山,曾经是帝国最壮观的十大名景。好像是叫晨昏之门?”

    就在这时候,一名士官模样的男人走了过来。

    “将军,帝国的舰队向我们发出了最后的通牒。”

    雷因哈特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召集五级以上军官,让他们到参谋室等我,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们商量。”

    “是。”

    那名士官转身走掉了。

    雷因哈特转而看向了站在旁边的隆,也就是陆舟此刻扮演的角色。只见他的食指指了指天上,那里流淌着一道道如同流星般灿烂的光芒。

    “看到那些弧光了吗?”

    陆舟抬起头,顺着他指向的方向看去。

    没有等自己说话,他笑了笑,继续说道。

    “那是帝国的速子光矛,很神奇不是吗?”

    陆舟:“……将军?”

    “数个世纪之前,结束最后一场战争的我们就淘汰掉了绝大多数的武装,然而现在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我们就让帝国的舰队重新武装到了牙齿。”

    “战争果然是生物的本能,看来帝国还没有腐朽到我们想象中的那么不堪的程度……是我小瞧议事厅的那些老顽固们了。”

    说着,雷因哈特摇了摇头,脸上浮起一丝自嘲的笑容。

    不过也好。

    虽然很怀疑这样的舰队在面对神谕中的天灾时是否管用,但至少现在的帝国已经和五年前的帝国不同,不再是一头伏在案板上的绵羊了。

    就算是。

    那也是一只武装到牙齿的绵羊。

    “跟我来吧,隆。”

    “我们每耽搁一秒,就有一位英勇的战士为我们的事业而牺牲。为了让他们的牺牲不至于白费,为了给我们的未来送去一点希望,我需要做一些准备。如果我需要勇气,你会借给我吗?”

    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句话,陆舟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你已经足够勇敢了,将军。”

    “是吗?”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很遥远的过往一样,雷因哈特将军笑着摇了摇头,用带着些洒脱的声音继续说道,“也许是吧。”

    ……

    参谋室很快到了。

    雷因哈特将手放在了会议桌上,环视了在座的诸位军官一眼,坦诚甚至于淡然地说道。

    “诸位,我们正在输掉这场战争。”

    会议桌前鸦雀无声。

    陆舟注意到,不少人都屏住了呼吸。

    “我并不害怕失败,死亡不过是回归宇宙之灵的怀抱,而对于一名战士,牺牲便是他最大的光荣,我的长官曾经这样教导我,虽然他现在恐怕对我很失望。”

    咧开嘴笑了笑,环视着会议桌前的军官们,雷因哈特将军继续说道。

    “我并不害怕失败,但我不希望到最后我们的一切事业,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抵抗。”

    “至少,在最坏的情况发生,我们至少得留下点什么。”

    参谋室沉默了许久。

    一位军官终于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

    “可是将军,我们能留下什么?”

    “留下火种,或者说,留下希望,”走到了全息面板的旁边,雷因哈特伸出手挥了挥,将作战地图切换到了整个恒星系统的星图。

    看着那团悬臂缠绕的星河,他的食指点向了星河的正中央。

    “莱恩博士的笔记中,算出了那枚奇异滴的航向,我们知道它们要去哪里。如果希望在那里,我们也去那里。”

    革.命军舰队司令的脸上露出了苦涩的表情:“没有生命体能够突破帝国舰队的封锁,他们一定会检查每一个有生命活动迹象的飞行器,必要时刻甚至会对整个星球进行‘清洗’。况且,我们也根本没有任何一架飞船能够完全脱离补给站,航行到五百光年之外的陌生星域。哪怕是按照最低的能耗标准,我们的飞船离恒星系的中心也相差至少十万光年……”

    “那就送死的东西过去!”

    脸上浮现了一丝决然,仿佛很久之前就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雷因哈特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把我的记忆拷贝在硬件中,然后,再把我的遗体做成标本。”

    “如果我们的文明最终幸存,那自然是最好。”

    “如果不能,我们至少得留下些什么,去证明这个伟大的帝国曾经存在过!”

    后半部分的记忆,多少带上了几分悲壮的色彩。

    当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失去耐心的帝国舰队已经开始了对地轰炸。高温的等离子体融化了岩体,将地表变成了炼狱。在太空中毫无用处的化学能武器,在对大气环境行星的对地攻击中,展现出了超乎想象的威力。

    在轨道武器和自动地面作战单位的轮番清剿之下,革命军的防线逐渐瓦解。

    在地下掩体内,雷因哈特将自己的记忆保存在了计算机中,亲自设置了逃生飞船的航路,以及智能巡航AI。

    最后,他在无数军官沉默地送别中,用一支带有致死病毒的针管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成为了前往恒星系统中央的标本。

    一直看到了故事的结尾,陆舟不知从何时开始,便屏住了呼吸。

    虽然后续那十万光年的旅途并没有呈现在他的眼前,但既然这段记忆保存下来了,想必那艘承载着希望的飞船成功抵达了恒星系统的中心。

    关于旧宇宙的一切已经毁灭,但这段记忆仍然流传了下来,并且被新宇宙中的自己所看到。

    当然,真正震撼到他的到不是那些珈蓝人在面对轰炸时的从容,而是雷因哈特将军在登上逃出飞船前的一处细节。

    只见那位雷因哈特将军,将一枚从中间被截断的电池从领口中取出,默默地祈祷了片刻之后,又将它放了回去。

    陆舟认得那枚电池!

    那电池正是他在第一段记忆中,看到的能量武器的弹夹。

    并且正是在无人机的枪林弹雨覆盖之下,被未知的射线洞穿的那一支!

    没想到这块电池,居然被雷因哈特当成了护身符一样的东西一直戴在身上,并且将它和自己的遗体放在一起,一同送去了恒星系统的中心。

    破损的电池,被时间风化的飞船引擎,甚至于某个智障AI……

    联想到自己从虚空那里获得的馈赠,陆舟感觉自己的心跳忽然间加速跳动了起来。

    如此说来,到目前为止他从虚空那里得到的馈赠,很大可能都是来自于那个珈蓝帝国的残骸……或者说文物。

    他可能,知道小艾的来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