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201男寝。

    背着挎包的季默推开了门,一进门连包都没来得及放下,便兴奋说道。

    “你们肯定无法相信今天发生了什么!”

    停下了手中的笔,段思齐回头看了眼,推了下眼镜好奇问道:“……发生了什么?”

    季默:“佩雷尔曼教授!那个传说已经退出数学界的大神!竟然加入到我们的课题组了!”

    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前段时间被杨爽带着入坑了自走棋的吴迪盯着电脑屏幕,干咳了声说:“……抱歉,我不是很懂你的梗,可以和我说下他是谁吗?”

    “佩雷尔曼当然就是佩雷尔曼啊!那个解决了庞加莱猜想的俄国数学家!”一说到数学,季默就特别的兴奋,也不管旁边的人听不听得懂自己的梗了,自顾自地说道,“还有法尔廷斯教授和舒尔茨!这两位大牛也来了!这下牛逼了,半个布尔巴基学派都跑到咱们大学来了!”

    除了更无聊的杨爽在好奇地听着这家伙吹牛逼之外,其他人明显对这个话题兴趣缺缺。

    和另外两位室友不一样,对于佩雷尔曼和法尔廷斯这两个名字,同为学霸的段思齐自然还是知道的,只不过感不感兴趣就是另一回事了。

    毕竟他们才大一,对于数学而言也就刚刚入了个门。

    也许等到了高年级或者升上了研究生,真正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之后,对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才会更加感同身受一些。

    至于现在的话,至少对自己而言,段思齐觉得一万个佩雷尔曼或者法尔廷斯,也比不上搞出了虚拟现实技术的陆神牛逼。

    说到这里,有时候段思齐觉得,自己真的挺羡慕这个叫季默的室友的。

    不管是什么情况下,他都能够旁若无人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要是换做自己的话,肯定不行。

    或许也正是这样的心境,这令人羡慕的家伙,才能在数学这个纯粹而复杂的世界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吧。

    就在段思齐心中正感慨着的时候,站在一旁听着季默吹逼的杨爽,忽然注意到了他桌子上的课本,仔细看了一眼之后,脸上顿时浮现了一抹震惊的神色。

    “……数分课作业?卧槽,牛逼啊,课都还没上,你都写完了?”

    “嗯,”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段思齐点了一下头说道,“周末还有一点事情,我就提前写了。”

    一听说周末有事情,正在下棋的吴迪,顿时来劲了,回头和杨爽相视一眼,嘿嘿笑着说道。

    “有事情?有故事啊!快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女票了?”

    看着自己寝室哥们儿脸上促狭的表情,段思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想啥呢?和女生没关系。”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说封测的事情。一来是他性格使然,不怎么喜欢成为人们话题的焦点,二来是解释起来实在麻烦,不如干脆不说。

    不过,现实生活中是一回事,网络上又是另一回事了。

    想到自己围脖上已经破万的粉丝,他的心中也是不禁一阵感慨。

    仅仅更新了两条围脖而已,就吸引了这么多关注,看来人们对于这项技术的热情,已经到了如此狂热的程度,连他一个小透明都不放过,天天在私信和评论区催促着他多说一些关于那个幻影系统的细节。

    这些留言几乎已经成了他期盼下一次封测的动力之一。

    不过,哪怕抛开那些等待着他更新封测细节的粉丝们不谈,他也挺好奇这第二次封测,会是些什么内容?

    据说,会和以前不太一样。

    但究竟是怎么个不一样法,金陵高等研究院那边并没有向他们这些封测者透露。

    想想还真是令人期待。

    ……

    周末当天。

    第二次封测如期开始。

    正如先前金陵高等研究院那边透露的一样,这次测试的内容,确实和往常有点儿不太一样。

    一群人站在一片荒芜的树林中,有些不知所措的左顾右盼着。

    在他们的旁边,是一架从中间断裂开的飞机残骸。

    而在人群的正前方,则站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微笑着向他们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感谢诸位玩家支持并参与到我们的第二次封测,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

    “简而言之,这是一场大型社会学模拟实验,你们现在扮演的是一群坠机生还的幸存者,唯一的目标便是生存72小时,支撑到救援队到来。”

    “在这里有昼夜更替的设定,不过白天的时间只有6个小时,晚上只有2个小时,所以你们会感觉时间流逝的比较快。属性面板中有你们的营养值,同时可以检视当前身体状况,如果低于红线则会从实验中自动脱离。”

    “我必须声明的是,本次实验可能发生任何事情,不过仅限于虚拟现实世界之内。因此在实验正式开始前,如果有人对当前环境感到不适的话,可以提前申请退出该次封测。”

    退出是当然不可能的。

    作为千万人中的幸运儿,哪怕对在森林中闲逛没什么兴趣,也不会拒绝在这里面多待一会儿。

    工作人员环视了四周一眼,见没有人举手,于是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祝你们玩得愉快。”

    这时候,有位模样稍显瘦高的男人站了出来,表情冷静的开口问道。

    “等一下,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工作人员点了下头:“请问。”

    “现实中的常识在这里能够试用吗?比如钻木取火,或者砍倒树木制作工具和陷阱。”

    “当然试用,”工作人员微笑着点头,“倒不如说,我们进行这个场景的测试,正是为了检测物理引擎中的漏洞。”

    那人点了下头。

    “……我明白了。”

    见没有人还有问题,工作人员消失了。

    虚拟世界的时钟开始转动,这场所谓的大型社会学实验正式开始。

    没有多做停留,先前提问的那个人迅速走向了飞机残骸,似乎是打算先在里面搜索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用得上的东西。

    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旁边一位身形较为魁梧,看着像是经常锻炼的男人,回头望向了在旁边四处好奇走动的玩家们,开口喊了一嗓子。

    “白天只有六个小时,第一天我们也干不了什么,总之大家先搜索下飞机残骸吧,里面应该有物资之类的……”

    众人面面相觑,有的纯粹是不知所措,有的人则是单纯的想按自己的玩法来玩这个“游戏”,讨厌听人指挥。

    见没有人听自己的,那个男人也不再说什么,向飞机里走去。

    看着那两个人,段思齐总觉得有些古怪。

    不知道是不是他太敏感了。

    总觉得……

    这两个人淡定的样子,就好像是以前玩过这游戏,或者说已经参加过这封测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玩家们终于有了动作,有些人向着森林深处走去,也有些人则是走向了飞机,或者三五成群地聚在了一起吹牛打屁。

    饶有兴趣地环视着四周,一位穿着OL制服、约莫二十四五岁左右的白领女性,忍不住开口赞美道。

    “作为旅游模拟器倒是挺不错的,能将森林做到这种以假乱真的程度,只怕以后躺在家里就能畅游马尔代夫了。”

    似乎是听到了这句话,一位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接话说道。

    “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一部游戏。”

    “什么游戏?”因为不怎么玩游戏的缘故,那女白领看向他问道。

    “The Forest,森林,一款求生游戏,不过内容不仅仅局限于求生,里面还有一些怪物之类的东西。”

    “怪物?”另一位穿着比较时尚的休闲装的女玩家笑着说,“听起来好可怕。”

    “放心,如果真出现了怪物,你可以躲在我身后,”一位模样轻浮的男人吹了声口哨,用调侃地语气说道,“好歹我也算个高端玩家了。”

    在旁边旁观着这些人的对话,段思齐不禁撇了撇嘴,心说真要是发生了这种意外,就你这身板,估计还得靠别人保护。

    当然了,他自己好像也没有嘲笑人家的立场。

    虽然平时有打过篮球,体育课上的成绩也算不错,但和怪物之类的东西战斗的话,还是太弱了点……

    为了和这些摸鱼的“养生玩家”划清界限,他打算做些什么,至少让自己不至于看起来太闲,于是便走去了飞机残骸那边。

    先是翻了几个从货架上散落下来的行李箱,不过除了几件用不上的衣服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收获。

    将唯一算是有价值的压缩饼干塞进了兜里,他走到了先前那个提醒其他人搜索飞机残骸、这会儿正埋头在行李箱堆里翻找着什么的男人旁边,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我打算去看看附近有没有河流。”

    “这个主意不错,路上小心,”从纷乱的行李箱堆里抬起了头,那个男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一把弹簧刀丢到了他的手中,“还有,记得带上这个。”

    这就是传说中的角色扮演类玩家吗?

    看他那严肃的表情,段思齐觉得这家伙是不是有些入戏太深了。

    “……你就算给我这个没用,我要是真碰到了野兽之类的东西,估计也就是一口的事儿。”

    “不是让你和野兽搏斗,”那个男人咧了下嘴角,露出了硬汉的表情,“只是当你手上拿着工具,对于野兽多少能起到些威慑作用。”

    段思齐:“你好像很擅长野外求生?是驴友?还是军迷?”

    似乎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但那个男人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算是在部队里待过。”

    觉得这家伙入戏这么深的样子挺有趣的,实在是像极了自己某位可爱的室友,段思齐不禁动了交朋友的念头,于是笑着伸出了右手。

    “我叫段思齐,你的名字是?”

    那个男人似乎并不想和他发生太多交集,皱了下眉头,但还是握住了他的手。

    “李高亮。”

    点了点头,段思齐记住了这个有点怪的名字,然后便做了个道别的手势,转身朝着森林深处走去了。

    虽然没有野外求生的经验,但好歹也是凭本事考进金大的高材生,在清楚这是“游戏”的前提下,他的头脑还算是清醒。

    一边走着,他一边用弹簧刀在旁边的树上刻下了记号,防止自己迷路的同时,也好随时校正自己前进的方向。

    就这样约莫走了两个小时,海浪的沙沙声透过树丛,传到了他的耳边。

    加快脚步向前,很快一片广阔的沙滩,映入了他的眼中。

    “这里是海……难道我们是在岛上?”

    嘀咕了一句之后,他记下了海岸的大致位置,然后便沿着原路返回。

    由于返回的时候,需要寻找来时留下的记号,所以稍微多用了一些时间。

    当他重新看到飞机残骸以及坐在附近的“玩家”们时,天边已经泛起了昏黄。

    那穿过树叶缝隙的金黄被拉长,树林间的尘埃在丁达尔效应下折射着璀璨的光芒,举目望去皆是一片美不胜收的景象。

    果然,正如那位GM所说的那样,游戏中的一天只有六个小时。

    如此说来,大概没几分钟应该就要到晚上了。

    如果不是属性面板上的饥饿值和模拟出来的饥饿时刻提醒着这里的玩家们该进食了,实在是难以想象这里是虚拟现实的世界,而非一颗自转只有六小时的星球。

    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欣赏附近的美景,段思齐很快走到了那个自称曾经在部队里呆过的李高亮的旁边。

    有些怀念的地看了眼自己刚刚用石头和木枝架好的火堆,站起身来的李高亮注意到了向自己走来的小伙子,心情不错的开口问道。

    “情况如何?”

    段思齐:“往西走大概一公里左右是海滩,附近地形很平坦,没有看到什么太高的丘陵,也没有河流。”

    “那应该不会有大型动物在附近狩猎,看来我们不需要担心野兽的问题,”四处望了望,李高亮皱了下眉头,环视了一眼附近说道,“不过这也意味着,我们的食物来源恐怕成了问题。”

    这游戏会逼真到这种程度吗?

    虽然对此表示怀疑,但段思齐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问道。

    “飞机里没有吗?”

    “有,但不多”李高亮摇了摇头,眯着眼睛看了眼不远处的夕阳,“……总之,趁着天黑前,我们得先把火升起来。”

    段思齐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从兜里摸出来一块咬了一半的压缩饼干,啃了一口。

    相比起上次在图书馆里看书,这个“幻影”系统的拟真程度真是越来越高了,他甚至能够感觉都腹中的饥饿。

    唯一遗憾的就是,这里的食物是没有味道的,吃什么都像是在嚼沙子。

    而且两小时就要进时一次,吃了没多久就想拉,让人不禁有种变成了腔肠动物的错乱感。

    篝火很快升起。

    随着天色渐暗,即便不是很合群的人,也主动靠了过来。

    一群人就这么围坐在篝火前,一边吃着没什么味道的罐头,一边笑着聊天。

    “你说这社会学实验到底是想干什么?我怎么感觉一整天都在摸鱼,啥事儿都没干。”

    “让你知道了实验的目的,实验就没有意义了。”

    “说起来这救援好像得72小时才到,我们该不会得在虚拟现实世界里待上72个小时吧?”

    “肯定不会,估计一天结束之后就会存档吧,所有人集体下线去解决生理需求之类的。”

    听着一群人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蹲在地上用树枝把玩着火堆的段思齐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思考着一会儿下线了之后,该在博文上写些什么。

    说实话,除却一开始的兴奋之外,这次封测给他更多的感觉,比起有趣更像是诡异。

    空荡荡的树林中好像藏着说不完的秘密,而与之相对的则是漫无目的的游戏主线,甚至是一丁点儿提示或者线索都没有,让几乎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该在这白天的6小时里做些什么。

    火堆一声噼啪的轻响。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丛林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一瞬间,李高亮抬起了头,眯着眼睛看向了不远处的黑暗。

    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旁边那个穿着时尚的女玩家,不由好奇地看向了他问道。

    “……怎么了?”

    淡淡的说着,李高亮右手抓向了别在腰间的刀具。

    “有动静。”

    那女玩家笑着说道:“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哦。”

    李高亮皱着眉头,没有理会她。

    看着他反应过敏的样子,段思齐不禁摇了摇头。

    然而就在他刚准备吐槽这家伙一句时,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忽然爬上了心头。

    朝着那片树林中看去,之间有什么东西似乎正在向着火堆这边走来。

    眉头皱起,段思齐向那片阴影的方向看去。

    渐渐的,那轮廓变得清晰了。

    当看到从树林的阴影中走出、并且渐渐清晰的腐烂的人脸时,瞳孔瞬间收缩成了一个点。

    “快跑!跑到机舱里去!”

    耳边听到了男人的吼声,女人的尖叫,段思齐下意识地想动,至少将弹簧刀打开给自己一点安慰,然而无论是手还是脚,都颤抖的不听使唤。

    这恐怖的气氛营造的也太逼真了……

    说起来,到底是哪张乌鸦嘴说的?这森林里还有怪物来着。

    心中刚刚产生这样的想法,那张腐烂的脸便已经接近到了一步远的距离。

    根本来不及做出抵抗,一只腐烂的手便已经探到了他的胸口。

    再下一个瞬间,他的意识已经飞到了虚拟世界之外,光荣而壮烈地成为了这次实验的第一位牺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