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周末刚一过去,陆舟的办公室,再次热闹了起来。

    由于听赵助理说,陆教授又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课题组里的学生都起了个早床,早早地便吃完了早饭,赶到了办公室里。

    “介绍下我们的新成员,”拍了拍旁边那位造型特立独行的怪人的肩膀,环视了一圈办公室里的那些满脸诧异的学生们,陆舟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位是佩雷尔曼教授,来自圣彼得堡的数学家,大概会待到年底……不出意外年底之前我应该能够将数学大统一理论搞定。”

    办公室里诡异的安静了许多秒。

    接着,一支笔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啪的一声轻响。

    仿佛是将一块钠掷入了水中一样,原本安静的办公室,瞬间炸锅了。

    “擦!佩雷尔曼?那个……那个解决了庞加莱猜想的大牛?”

    “不是吧……我听说他不是已经退出数学界了吗?”

    佩雷尔曼!

    那个据说从来都不出门,无论是俄罗斯的富豪还是国际数学家联盟的秘书长在他的门口都吃了闭门羹的佩雷尔曼!

    若不是陆舟一脸肯定的表情,包括韩梦琪在内,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教授开的玩笑。

    由于听不懂中文的缘故,面对办公室里热闹的氛围,佩雷尔曼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还以为是在欢迎自己,于是用蹩脚的汉语点头说了声“谢谢”。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陈阳,惊讶地看着佩雷尔曼,那张平时没什么表情变化的脸上,渐渐染上了激动的神色,激动地上前说道。

    “……我看过你的论文!”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问题,佩雷尔曼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只是生硬地点了下头。

    “嗯。”

    ……

    对于佩雷尔曼孤僻的性格早有耳闻,原本陆舟还有些担心他无法融入进自己的课题组,或者因为交流障碍的问题产生不愉快,结果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担心纯粹是多余的,这家伙进入状态意外的快。

    尤其令陆舟感到意外的是,和这家伙关系处的最好的居然是陈阳。

    两个人恰好都是那种话不多的类型,说话基本三句不离数学和工作的那种。但似乎也正是这种直截了当的交流方式,意外地避免了交流上的障碍。

    在下一个阶段的研究中,陆舟让佩雷尔曼参与到了陈阳正在研究的课题中,即研究motive理论中的直和分解,使H(v)与不可约motive相关联。

    这个课题原本只做到了一半,因为某些原因,进展较为缓慢。

    但根据陈阳的说法,因为有了佩雷尔曼教授的加入,整个课题的前进速度简直可以用插上了翅膀来形容。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两人便在讨论中想出来了一个开创性的方法,完成了整个问题的最后一步,将H(v)与不可约motive建立了足够紧密的关联。

    这篇论文最终由两人共同署名,并且应佩雷尔曼的要求,在投稿《未来》的子刊《未来数学》的同时在Arxiv上挂出了预印本。

    而几乎就在这篇论文的预印本在Arxiv上挂出的第二天,整个数学界都被这件破天荒的事情给惊讶到了。

    那个许多年前就公开宣称退出数学界的佩雷尔曼,居然想起了他的Arxiv账号?!

    而且看论文署名的研究单位,还是陆教授所在的金陵大学……

    太阳简直从西边出来了!

    ……

    德国,波恩大学。

    一间环境雅致的咖啡厅内。

    看着手中那篇刚刚打印出来不久的论文,法尔廷斯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没想到这就是佩雷尔曼在看完那篇论文之后给出的回答。

    此刻他的心中既是欣慰,又是无奈,同时还混合着一些他自己都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的复杂情绪。

    注意到了老人家脸上的表情,坐在他对面的舒尔茨喝了一口咖啡,脸上的表情同样颇为感慨,轻叹了一声说道。

    “没想到他居然去了金陵大学。”

    他和法尔廷斯教授先后去圣彼得堡拜访过那个人,试图将他请到波恩大学,和他们共同完成关于代数与几何的大统一理论,为布尔巴基学派,为世界数学界开辟新的时代。

    结果没想到,他们的努力并没有什么卵用,佩雷尔曼最终还是依照他自己的想法,选择了陆舟。

    看着窗外沉默了许久,法尔廷斯忽然开口说道:“你怎么看这篇论文?”

    舒尔茨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非常出色……甚至于好到令人惊讶。我没法用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他们的工作对于motive理论与标准猜想领域的重要性,但我想任何一个从事该领域研究的学者都能肯定地说,他们朝着大统一理论又前进了一大步。”

    听完了舒尔茨的话,法尔廷斯教授点了点头。

    舒尔茨所说的那些,也正是他的感觉。

    尤其是在motive理论和朗兰兹纲领中,关于研究数和形的抽象意义,并在两者之间建立关联的这一部分,他们的课题组已经远远走在了世界的前面。

    这个不恰当的例子,这就好像绝大多数从事该领域的学者还在钻木取火,而他们已经掌握了制作打火石的技巧。

    这种已经上升到思维方式高度的差距,对于从事代数几何方向的学者而言,是能够从论文中直观感受到的。

    看着没有说话的法尔廷斯教授,舒尔茨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一直以来,我所研究的状似完备空间,探求的正是这样的理论,而包括我创造的P进数和Diamond理论都是为此服务的。”

    状似完备空间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方法,去看待一类深刻根植于诸如‘志村簇’一类的朗兰兹纲领中的几何对象,当初舒尔茨正是凭借这一杰出的数学成果,获得了18年的菲尔茨奖。

    而到现在为止,这个数学方法甚至已经演变成了一条全新的数学分支——即,状似完备几何学。而与此同时,这门学科也一直被广泛看好为,最有希望统一代数与几何学的研究方向。

    “可以这么说,”法尔廷斯点了点头,不过就在这时,注意到舒尔茨脸上表情的他,忽然又皱起了眉头,“……我总感觉你有什么话想说,你还是直接说吧。”

    听到这句话,舒尔茨顿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您知道的,代数与几何的大统一理论,正是我一直以来所做的工作,也是我毕生的追求。而现在我感觉,我的理论似乎找到了实现它价值的地方。”

    说到这里,他干咳了一声。

    “……总而言之,我想过去访问交流一年。”

    法尔廷斯:“……”

    看着半天没有说话的法尔廷斯教授,舒尔茨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

    “呃,您不说话,我就当您同意了。”

    法尔廷斯:“…………”

    ……

    (老群被封了,迷路的小伙伴可以加下新群792432993,稍后我会更新到群简介里。或者也可以关注我的V博:晨星LLLL……这个应该是不会翻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