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虽然在看到“银光”全新微架构的第一眼,科奇心中已经默认这场国际集成电路设计与工艺会议的风头注定要被英特尔给抢光了,但在看到了华威海思的碳基芯片技术之后,他原本的所有想法都在顷刻之间被推翻的一点不剩。

    甚至于别说是区区一个IEEE顶会的风头了。

    几乎就在报告会结束的第一时间,“龙腾一号”和“碳基芯片”的消息便插上了翅膀,飞出了报告厅之外,飞到了所有业内人士的耳中。

    紧接着,一场不亚于八级地震的轰动,便在整个半导体行业内扩散开来。

    华威在碳基芯片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

    第一款基于碳基芯片技术的龙腾一号系列芯片将服务于中高端服务器,对标行业老大牙膏厂的至强系列芯片!

    接二连三的消息密集传来,而且一个二个还是如此的劲爆,一时间让人应接不暇。

    而与此同时,证券市场的反应,也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刚推出“银光”架构的英特尔,股非但没有飞上天,甚至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黑天鹅,砸趴下到了地板上……

    一切来的都是如此的突然,以至于没有任何的防备。

    虽然在此之前高通的副总裁科奇先生也有考虑过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件事情不过是一次乌龙,根本没有什么碳基芯片,或者说华威海思过于乐观——甚至是错误的解读了合作伙伴发来的邮件。

    但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寄托在一个很小的概率上——

    即,对于那篇挂了自己通讯作者名字的论文,那个陆教授连看都没看过一眼。

    然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遭遇黑天鹅事件的不只是英特尔,高通、AMD、乃至整个半导体行业,都因为这条突如其来的变故而遭遇了一记闷棍。

    一切来得都是如此突然。

    在报告会开始之前,没有任何的预兆。

    不少人甚至都不知道金陵高等研究院还有这么一个项目,绝大多数人都只是隐约听说过华国正在搞第五大半导体产业群,华威海思不再满足于做芯片设计、开始涉足产业链的上游,这些零零散散的消息。

    然而无论是怎么想,单凭这些支离破碎的消息,也无法联想到碳基芯片上面去。

    半导体行业全线重挫引发的连锁效应,很快作用到了整个纳斯达克板块上,悲观的情绪以手机、PC、服务器业务为起点,向着所有高科技题材股疯狂蔓延。

    谁也没想到,英特尔、高通等一众稳居产业链上游的芯片巨头,强势的地位居然在一夜之前,被一枚轻如薄纸的芯片给撬动了。

    连同全球半导体工业这座大厦的根基,都在摇摇欲坠着……

    金陵高等研究院。

    院长办公室里。

    坐在茶几前的沙发上喝着茶,华威老总王正斐的脸上写满了藏不住的欣喜,笑着和陆舟说起了这些天来,因为那篇论文而在半导体行业内引发的风风雨雨。

    “这几天我们海思销售部的电话都被打爆了,有的电话甚至都打到我的办公室来了。”

    华威海思的销售策略是优先满足华威内部的订单,其次再是国内订单,最后再按照市场分级向海外销售。

    就目前的需求缺口来看,单是华威自营业务对芯片的需求,就足以让江城半导体工业基地那边将订单安排到年底去了。

    一时半会儿别人就算想买,也未必能买得到。

    然而,这并不妨碍,那些下游厂商们对这款芯片的期待。

    尤其是那个20W的最高功耗,以及碳基芯片优秀的散热性能。就连国内几个知名超算中心都打了电话过来,也不问价格,就问什么时候有货了。

    深知电话被打爆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陆舟感同身受地说道。

    “辛苦了。”

    “辛苦啥?”王正斐摆了下手,哈哈笑道,“我这点辛苦也就是操心的事儿多点,还是比不上你们这些搞科研的。”

    陆舟:“我倒还好,这个项目主要是吴教授在负责。”

    王正斐:“说起来吴教授也快评上院士了吧?”

    陆舟点了下头:“嗯,我帮他推荐上去了,问题应该不大。”

    王正斐笑着说:“你都说问题不大了,那看来真没什么问题了。我还打算问问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看来是我想多了。”

    陆舟淡淡笑了笑,停顿了片刻,开口说道。

    “说起来,其实我有一点不太理解。”

    放下了茶杯,王正斐感兴趣道:“哦?看来我有幸为陆院士解惑了,什么问题请问吧。”

    陆舟:“将论文挂到IEEE的顶会上有什么意义吗?”

    似乎并不意外陆舟会问这个问题,王正斐笑了笑说:“开闸放水之前,我们通常会先给管道测压,这是一个道理。在产品的发布会之前先挂篇论文出去试探下产业界的反应,如果有问题暴露出来,我们也好事先做出调整。再一个,这两天咱们一直在闭门造车,别人都不知道我们在研究这个。”

    “就好像大家都以为你在搞四代核电技术,结果你关着门研究了一年半载,忽然来一句可控聚变被咱解决了。一点铺垫都没有,别说整个产业界未必接受得了,你的合作伙伴都未必能信你。”

    陆舟略微皱了下眉头:“我们管他们做什么?”

    拍了下膝盖,王正斐哈哈笑着说道:“这个问题问得好啊,咱们确实没必要管他们!产业链下游的厂商们迟早能发现咱们手上捧着的是个宝贝,但这其中耗费的时间恐怕不小。这玩意儿毕竟不是核聚变,关着门也能玩得很开心,何况咱们不只是要靠这东西盈利,还要重新定义整个半导体工业的产业链,打破西方国家对我们的技术壁垒。”

    这涉及到的不只是单单一个芯片的问题,想要做到这点,就必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在他们反应过来对我们围追堵截之前,先一套组合拳打出去,一点准备的机会也不给他们!”

    听到这番话,陆舟的眉毛微微抬了下,感兴趣问道:“哦?那测压的结果如何?”

    王正斐微微一笑说:“完全符合预期!现在恐怕整个半导体行业都在期待,咱们把真家伙摆在他们的面前。再往下一步就是回应他们的期待,把产品发布会给办起来了。怎么样,咱们的陆院士有没有兴趣上去讲两句?”

    一听到又要自己上台去讲话,陆舟顿时摇头说:“没兴趣,这段时间我开的报告会有够多的了。何况我都说了,我做的都是理论工作,你们这些芯片我也不是很了解,产品发布会这个东西你还是随便找个人去做吧。”

    “哈哈,其实你想的太复杂了,你往上面一站,什么都不用说,我敢说咱们的芯片就不愁没人买,”王正斐笑了笑,停顿了片刻之后,退而求次道:“那去现场参观参观总没问题吧?反正就在金陵,不需要您出远门。”

    陆舟犹豫了下,说道。

    “……那好吧。”

    去现场看看到是没什么,何况就在金陵,也不是很麻烦。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王正斐歉意地看了陆舟一眼说道。

    “稍等,工作电话,我接一下。”

    陆舟:“需要我回避一下吗?”

    “不用不用,不碍事儿。”

    电话只打了不到半分钟。

    这位老人全程只说了两个“嗯”字和一句“我知道了”,表情却是在意外和耐人寻味之间来回切换了几次。

    看着放下电话的王正斐,陆舟随口问了句。

    “我猜又是什么好消息?”

    将手机塞回了兜里,王正斐轻咳了一声说:“那个IEEE的顶会,把咱们的论文给撤了。”

    这句话刚一说出来,两人忽然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个眼神之后,不约而同的笑了。

    一个笑得有点不好意思。

    而另一个,笑得就有点狡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