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将近十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平稳降落在了圣彼得堡普尔科沃机场,随着机舱内的广播响起,乘客们纷纷解开了安全带,开始按次序下飞机。

    拎着行李箱通过了舷梯,看着陆舟远去的背影,杨永安看了自己旁边的导师一眼,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老师,您和陆院士……关系不好?”

    上次在上京的那回,他就有点感觉了。现在看王院士脸上的表情,还有这一路上的反应,他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也正是因此,这一路上他都没敢凑过去和陆舟套近乎,怕的就是自己的导师不高兴了。

    毕竟无论怎么说,他也是燕大学派的人,和陆院士的关系再好,陆院士的那层关系也很难帮到他什么,而作为燕大学派的元老级人物,他的老板才是他真正需要去讨好的人。

    听到自己学生的疑问,虽然王诗成心中确实恨不得把那个人从飞机上扔下去,但还是板着脸否认道。

    “没这回事儿!谁告诉你的,别瞎说这种话。”

    杨永安:“……”

    妈耶,就冲这语气,怎么都不像没那回事儿的样子啊!

    看着一脸尴尬的杨永安,王诗成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换上了缓和的语气继续说道:“有些事情不是该你去操心的,你就别去瞎管。我和他没共同语言,但你们都是年轻人,你和他还是尽量把关系处好一点,这对你以后有帮助。”

    话到这里即止,王院士也不再多说什么。

    然而在听到了这一席话之后,跟在他旁边的杨永安却是心中松了口气。

    当然了,这份轻松他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做出憨厚的模样,遵从教诲地点了点头说道。

    “我明白了,老师。”

    在此之前,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老师,甚至是整个燕大学派,都和这位陆院士不对付。到时候即便自己在想交好这位前途无量的大佬,也得顾忌些自己同门师兄弟的意见了。

    不过现在看来,情况似乎并不是他担心的那样。

    自己这位导师仅仅只是私下里不喜欢这个人,还不至于将个人恩怨上升到学派之间的党同伐异,更没有倒闹到和邱老先生那样直接翻脸的程度。

    其实杨永安并不知道的是,他导师对陆院士可不仅仅是“不喜欢这个人”这种程度,仅仅是出于现实原因,选择让他一步罢了。

    毕竟,那个人的影响力,早就已经不仅仅局限在数学界、乃至整个学界之内了,甚至到达了和综合国力挂钩,能够影响国家战略的程度。

    对于这种“早已经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的学者来说,所谓的学派一点意义都没有。

    将学问做到了这种程度……

    他一人,既是一个学派。

    ……

    王诗成并不知道的是,得亏他走得慢了,若是和陆舟一起出这个机场,保准又得被某人给秀一脸。

    事实上,当跟随王鹏走出机场的时候,就连陆舟自己都被这些毛子们的热情给吓了一跳。

    机场外面,十几辆型号颜色一致的黑色轿车停在路旁,一位看上去有些面熟的俄罗斯人摘下了戴着的墨镜,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张开双臂走上前来,给了陆舟一个熊抱。

    “哈哈,欢迎,陆院士!欢迎来到俄罗斯!不知道你还记得我不?”

    从这个热情的拥抱中挣脱了出来,陆舟握着他的手晃了晃,有点儿不适应的笑了,笑说道。

    “您好,格鲁杰夫先生……您实在是太热情了。”

    “我说过的,如果您来莫斯科拜访我们的话,我们一定会拿出最隆重的欢迎仪式来迎接您……虽然这里是圣彼得堡,不过也差不多。”松开了陆舟的手之后,格鲁杰夫哈哈笑了笑,看向了他旁边的一男一女,“这位是我女儿,维克托莉雅小姐,相信你们应该认识,我就不必多介绍了,这位是能源部的——”

    “我们也见过,”在维克托莉雅小姐之后,诺瓦克部长笑着伸出右手和陆舟握了下,“欢迎你的到来。”

    两位部长级的官员出面迎接,纵使陆舟觉得自己的脸皮还算厚,

    “你们太客气了。”

    “相比起我们之间的友谊,这不算什么。何况和格鲁杰夫先生一样,上次在华国的时候我同样向你承诺过,如果你有机会造访俄罗斯我会亲自来机场为你接风。”

    对陆舟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诺瓦克部长看向了站在旁边那个穿着黑色西装、模样孔武有力的男人,继续说道,“请允许我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联邦安全局的马西姆先生,您在俄罗斯的安全工作将由他全权负责。”

    相比起两位部长,这位名叫马西姆的俄罗斯安全局探员话不是很多,措辞风格上也没那么多客套的外交辞令,较为言简意赅。

    “您好,陆教授,Alpha小队已经抵达圣彼得堡,我们的安全人员会全程对IMU大会的安全工作进行负责,您在这里从事的一切学术活动将受到最高规格的安全保障。您在这里遇到的一切安全方面或者安全方面之外的问题,都可以用这部手机联系我。”

    从他的手中接过了那个设计复古的砖式手机,陆舟将它递给了王鹏,随后看着他微笑点头道:“有劳了。”

    “不客气,为了我们长久的友谊。”

    不管这些话里带着几分真心,这一次到访俄罗斯,陆舟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俄方安全部门在他的安全工作上还是相当用心的。

    毕竟,无论是出于哪一层因素考虑,俄罗斯都不可能允许他在这里遭遇任何形式上的安全威胁。

    这关系到的不只是国家形象,外交关系,更关系到许多切实存在的利益。

    和能源部的诺瓦克寒暄了几句之后,在陆舟上车之前,这位模样精明的俄罗斯人便接着开口,说起了关于这两天的行程安排。

    “……一会儿我们的车队会将您送到下榻的酒店,明天早晨来接您的车队会在八点钟准时到达酒店楼下……当然,您什么时候下来都可以,只是最好在中午之前。”

    陆舟笑着说:“放心,我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届时我会准时到达。”

    诺瓦克部长喜笑颜开道:“那就祝你俄罗斯之行愉快了。”

    在出访之前,俄罗斯官方便通过正式的外交渠道向他提出了邀请,邀请他在前来圣彼得堡的时候前往正在建设中的核聚变电站进行访问。

    因此,这次来圣彼得堡除了参加国际数学家大会之外,陆舟此行还有一件应酬不得不去处理。

    不过,这个应酬并不算麻烦,顶多也只是占用他半天的时间。

    为了赶在国际数学家大会开始之前,陆舟专程提前了两天抵达这里,就是为了在开会之前,将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处理完。

    走到了其中一辆轿车旁边,就在陆舟正准备上车的时候,一直很淑女地站在格鲁杰夫部长旁边的维克托莉雅小姐,也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挑唆还是擅作主张地上前了半步,将左手轻轻搭在了车门上,看着投来困惑视线的陆舟弯了弯唇角。

    “我们是第二次见面,按照俄罗斯的礼仪,你还欠我一个拥抱。”

    陆舟:“俄罗斯有这风俗吗?”

    “当然,”轻轻甩了下额前的刘海,维克托莉雅小姐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眨了眨眼说道,“陆教授不打算入乡随俗吗?让女士久等可不是绅士的行为。”

    “……”

    犹豫了一下,陆舟还是礼节性地和这位维克托莉雅小姐抱了一下。

    然而,这位热情的俄罗斯姑娘,显然没打算仅仅只是和他礼节性的拥抱一下。

    感觉自己的耳边被吹了一口热风,脸条件反射红起来的陆舟,瞬间尴尬地放开了这位咯咯直笑着的俄罗斯姑娘,仓促地坐上了旁边的汽车。

    妈耶,这也是俄罗斯风俗的一部分吗?

    不过,虽然感觉自己好像被占便宜了。

    但那个拥抱确实还挺有冲击性的。

    嗯,很具有冲击性。

    在各种意义上……

    汽车上,王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和陆舟一同坐在后排的是那位联邦安全局的马西姆先生。虽然诺瓦克部长只是说他是一位探员,不过从对他的态度来看,这位探员先生的身份应该也不是很低的样子。

    注意到上车之后陆舟的表情便一直有些不自然,马西姆笑着说道。

    “别那么紧张,我们会确保你的安全。”

    从僵硬的面部挤出一个笑容,陆舟一板一眼地说道:“我没有紧张,只是好久没出国了,有点……不太适应。”

    主要是文化风俗方面。

    耸了耸肩膀,马西姆露出牙齿爽朗一笑,继续说:“好吧,那咱们来聊点轻松的事情……你觉得维克托莉雅小姐怎么样?”

    陆舟:“……什么怎么样?”

    “比如刚才那个拥抱。”

    陆舟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皱眉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才用不确定的口吻说道。

    “……像是被撞了一下。”

    马西姆微微一愣,随即哈哈笑着吹了个口哨,说道。

    “被带球撞了一下?这个比喻还真是形象,没想到陆教授也是个有趣的人。”

    陆舟:“……”

    我特么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