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宏观经济学的论坛还未结束,甚至连克鲁格曼教授的那场报告会都还没有开完,整个经济学界便已经因为那个由于被两位诺贝尔奖大佬推荐而临时补充在学术会议网站上的论文给轰动了!

    脸书上,经济学专业的社群,相关的话题已经在从事该方向研究的PHD们的讨论中,被推向了新的高度。

    【有谁在沪上那个学术会议的现场?!求克鲁格曼教授报告会的现场视频!在线等,拜托了!】

    【L-Z模型?!法克!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刚刚用Lu-Bewley模型建立了新模型框架下的消费储蓄理论,现在你却告诉我这玩意儿已经过保质期了?!】

    【我在报告会的现场,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们,整个报告厅里的人已经疯了!这件事情最变.态的地方还不是L-Z模型几乎适用于宏观经济学研究的几个最热门的研究方向,而是这玩意儿是那个叫陆舟的华国人用一下午的时间研究出来的……】

    【哎!有些人,用一杯下午茶的时间,就能做出你花一个星期也看不懂的成果,达到你一辈子也无法达到的高度……这个世界太现实了。】

    是的,一个牛逼的研究成果没什么,每隔一段时间经济学界就会有牛逼的研究成果诞生,但如果这个牛逼的成果只花了完成它的人一个下午的时间,这就有些恐怖了……

    几乎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再然后便是震惊到怀疑人生。

    用一个下午做出来这玩意儿……

    这还是人类吗?

    当然,除了怀疑人生之外,关于宏观经济学的社区和论坛上,还是有不少人从学术的角度去探讨这个模型的。

    然而越是深入挖掘下去,这种怀疑人生的冲动却反倒是愈发的强烈了。

    正如在会议中约瑟夫教授对LZ模型的评价,这个模型虽然是在Lu-Bewley模型的基础上诞生的,但它事实上已经与最初的Bewley模型的框架完全不同了。

    不只是如此,相比起原先专注于某些特定问题的Lu-Bewley模型,浴火重生的LZ模型具有更强的可操作性,从以家庭为单位的消费收入储蓄模型到固定资产与社会福利的关联模型等等一系列的复杂的宏观经济学课题,都能够完美的兼容。

    至少在理论上是完全有希望做到的!

    而这些,即便是已经被运用了几十年的Bewley模型,想要做到也是相当的困难的。

    当然,Bewley模型的缺点也很明显,正因为工具的可操控性得到了增强,对使用者的门槛也相对的水涨船高了。想要熟练使用这个模型不但需要对泛函分析、偏微分方程有着鞭辟入里的了解,而且还得拥有深厚的经济学功底。

    不过,相对于它的优越性来说,这些缺点显然是不值一提的就是了。

    斯坦福大学的某位在业内相当有名气的从事宏观经济学方向研究的教授,在看完了论文之后当即便发表了一篇推特。

    【如果诺贝尔委员会会考虑给一成果颁奖,我一点也不会感觉到奇怪。哪怕不是今年,在未来的某一年也肯定可以。因为我几乎已经可以预见,未来十年之内宏观经济学最热门的方向在哪里,我甚至于可以用肯定的语气说,未来十年最伟大的宏观经济学研究成果,一定离不开L-Z模型的贡献……】

    这条推特在发表之后,立刻引得了无数业内人士的点赞以及转发。

    不管是相关领域从业者们的讨论,还是大牛们的公开表态,都不足以完全概括这个LZ模型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给整个行业带来的惊天动地的影响。

    紧接着就在克鲁格曼教授的报告会结束之后的,很快又有人将视频压制上传到了youtube上。

    而相关的链接,也如同会自我繁殖的病毒一般,在推特、脸书等多个平台的经济学社群中,因为人们的疯狂转发而扩散……

    此时此刻的陆舟,还并不知道自己的论文,竟然在他所不完全了解的领域引起了如此巨大的反响。甚至不知道那些人,居然给他的那个改进之后的Lu-Bewley模型,安了个“L-Z模型”的新名字。

    如果让他知道的话,他一定会阻止他们。

    原因很简单,因为LZ这个名字,他已经在其他领域已经用过了啊!

    这些家伙怎么就这么懒?

    就不能发挥创意帮他想个好听点的名字吗?

    比如像是“宇宙纪理论”那种一听起来逼格就牛逼到爆炸的名字,让陆舟自己取这种名字的话他肯定不好意思,但要是别人能够帮他完成这个心愿就完美了。

    喜来登酒店楼下,一辆迈巴赫已经停在那里。

    打着哈欠的陆舟,走下了门口的楼梯。

    因为是很正式的商务场合,所以他穿的衣服也相对于昨天正式了许多,总归是把他行李箱里最贵的那件西装给拿出来了。

    豪车、美女……以及帅哥,这样的组合就算是想低调,都会不自觉地吸引周围的目光。

    沐浴着周围过往游客投来的羡慕的视线,原本还有些没睡醒的陆舟,睡意顿时扫空了不少,嘴角也不由轻轻扯开了一丝愉快的笑意。

    那种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硬是靠才华征服了世界的男人,恐怕说的就是自己吧。

    似乎是嫌陆舟走得太慢了,停在阶梯下面的迈巴赫晃了下双闪,接着一只白璧无瑕的素手从里面推开了车门,拍了拍副驾驶的座位说道,“别磨蹭了,赶紧上来。”

    “急什么,又不是去开会,”走到了车门旁边,陆舟朝里面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地问道,“杨女士呢?”

    “哦,你说我小姨呀?她已经先过去了,说和我们这些年轻人玩不到一块,”甩了甩鬓角的发丝,陈玉珊自信地挑了下眉毛,“赶紧上车,我开车载你过去。”

    陆舟正准备上车,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于是赶忙收住了脚。

    “等一下,你开车到底行不行?要不让我司机……”

    一听到这句话,陈玉珊顿时眉毛一竖。

    “你在怀疑我的车技?”

    “没有……”

    感觉自己的失言好像一不注意捅了马蜂窝,陆舟狂汗之余,看了旁边的王鹏一眼。

    注意到陆舟求助的视线,王鹏迟疑了片刻,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切换了一下,最终也不知是出于哪一点考虑,居然没有替自己阻止她。

    “还是陈小姐开吧,这里挺挤得……以防万一我会开车在后面跟着。”

    陆舟:“???”

    四座的迈巴赫,到底哪里挤了哪?

    根本没坐满好吗?

    就这样,由于小王同志的背叛,陆舟最终还是极其不情愿地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看着一脸得意的学姐,出于对自己生命财产安全的考虑,他谨慎地轻咳了一声说道。

    “我相信你的车技,总之……你开慢点,咱不急。”

    “啰嗦,你系好安全带就行了!”熟练地发动了车子,陈玉珊酷酷地一脚踩下了油门,“坐稳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