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对于大多数期刊而言,编辑不一定具备很强的学术能力,主要是负责对论文格式以及字数进行检查,然后替审核通过的稿件联系专业的审稿人,根据审稿人的意见决定论文是否能够通过审核。

    然而这只是对于大多数期刊。

    像是《数学年刊》这种由数学界顶级院校普林斯顿创办的期刊,在编辑部担任主编的一般都是学术界的大牛。

    比如前主编彼得·萨纳克,就是数论界的大牛级学者,而且更是14年沃尔夫数学奖这一终身成就性质奖项的获得者。

    作为彼得·萨纳克教授之后的第三任主编,弗雷克斯教授虽然名气稍弱了一些,算是近些年来才崭露头角的学者,但其能力还是毋庸置疑的。若不是年龄已经超过了四十岁的大限,凭借着其在微分流形领域的研究成果,角逐一下菲尔茨奖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希望的。

    当然了,《数学年刊》之所以选择他作为主编,到不完全是看中了他的学术能力,还有着另一层因素的考量。

    因为可控核聚变研究在全球范围内大热的缘故,连带着等离子体物理学的研究热度也水涨船高。而由于几年前,“L流形”在解决NS方程以及等离子体湍流问题时产生的奇效,这些年来各国在数学领域的科研投入,纷纷不约而同地加大了对偏微分方程、微分流形这一块的资源倾斜,鼓励本国学者进入这些领域的研究。

    《数学年刊》虽然很少紧跟热点,但自从陆教授关于NS方程的那场世纪报告会之后,整个偏微分方程领域、微分流形领域,确实没有再诞生过什么突出的成果了,就好像整个研究方向的灵气都被陆教授一个人吸干了一样。

    因此,选择弗雷克斯教授作为主编,也是《数学年刊》董事会,出于扶植偏微分方程、微分流形这些研究方向而做出的考虑。

    一般来说,主编在安排论文过稿的时候,对于自己研究的领域都是具有一定的过稿倾向性……

    普林斯顿。

    《数学年刊》的编辑部。

    正从上一任主编手中接过工作的弗雷克斯教授,已经带着他的学生将办公室搬到了编辑部里,手忙脚乱地处理着堆积如山的工作。

    虽然一般数学年刊的主编都是不怎么把这份工作当回事儿的,但弗雷克斯却不一样,现在的他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小牛,尤其是放在普林斯顿这种藏龙卧虎的地方,可以说是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其他人可以不在意担任《数学年刊》主编的这份学术资历,但他却不能不在乎,因此对于这份工作他格外的重视,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连自己本身正在做的课题都暂时放下了。

    坐在堆满文件的电脑前,一位满头卷毛的博士生喝了口咖啡,盯着屏幕的眼睛忽然瞪了一下,像是被呛着似的咳嗽着开口说道。

    “……教授,咳咳!您的邮箱,收到了一封投稿信!”

    正忙着手边的事情,弗雷克斯教授根本没有时间抬头,随口回了句说道:“帮我打印出来吧,等有空了我会抽时间看看。”

    “可是……投稿人是陆舟。”

    正在敲打着键盘的手骤然停下,弗雷克斯教授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朝着那名博士生的办公桌走去。

    “电脑给我!”

    “好,好的……”

    凑到了电脑前,弗雷克斯先是核对了一下邮箱地址的每一个字母,确认这封稿件确实是陆教授投递的之后,才兴致盎然地下载了附在邮件中的PDF文件。

    “让我来瞧瞧,陆教授又做出了什么有意思的成果……”

    担任知名期刊的编辑有一个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能够第一时间知道那些大牛们又做出了什么惊人的研究成果。

    怀着期待的心情,弗雷克斯教授打开了刚刚下载好的论文。

    然而当他看到摘要部分的内容的时候,眼中却是由先前的兴奋,渐渐变成了一丝失望。

    注意到了导师表情的变化,让出座位的那个卷毛博士小声问道,“怎么了?”

    “不是什么新颖的研究成果,只是对超椭圆曲线分析法理论的补充,”看完了摘要部分的弗雷克斯教授摇了摇头,用带着几分失望的语气继续说道,“有点儿炒冷饭的感觉,至少不算什么突出的成果。”

    那博士继续问道:“那……咱们要拒稿吗?”

    “不至于,”摇了摇头,弗雷克斯教授继续说道,“如果篇幅不长,而且确实足够重要的话,也是可以过稿的……总之,这个麻烦事儿还是交给审稿人去烦恼吧,在同行评审之外的环节毙稿太得罪人了……嗯,你帮我把论文打印出来,我再仔细琢磨一下。”

    “好的教授。”

    打印机呜呜作响。

    很快论文被印到了纸上。

    拿着还散发着油温的论文纸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弗雷克斯教授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翘着腿看起了论文的正文部分。

    说实话,在看完了摘要部分之后,其实对于这篇论文中的研究成果,他已经不抱很大的期待了。

    然而就在他看到第三页的时候,他的嘴里却是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咦。

    “……当n大于2时两个n维复完全交X^n(d),X^n(d‘)微分同胚,当且仅当它们的Euler数、全次数和Pontrjagin类都相等……”

    “……这个推论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倒不是那种直观意义上的眼熟,而是那种理解意义上的眼熟。

    就好像这个推论,他曾经在那个地方见过它的另一种表示形式……

    并没有在旁边看到引文的标记,弗雷克斯教授心中渐渐升起了一丝疑惑,随即一把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拿起圆珠笔在旁边的草稿纸上算了几笔。

    然而他的笔触才刚刚在纸上走过两行,便顿在了那里。

    “……”

    这,这行表述!

    难道是……

    瞳孔微微收缩,接着迅速放大,弗雷克斯教授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沙利文猜想!?”

    这一猜想是沙利文教授在研究关于“有限不确定性下分类单连通流形”和“有理同伦型”的工作时做出的推测,属于一类光滑流形的分类问题。

    而与此同时,也是微分拓扑学中的核心问题之一!

    如果不了解微分拓扑学,没有听说过这个猜想也很正常,毕竟作为数学分支研究中的分支方向,这个猜想即便对于从事这一领域研究的人来说很重要,但也远远谈不上有多知名。

    而且因为难度太大的缘故,研究这个课题的人也不多,甚至于他这个微分拓扑学领域的小牛,都没能一眼看出来这玩意儿其实不过是另一种表述形式。

    然而,完全不了解这个猜想,甚至于完全不了解微分拓扑学这个数学分支,还能做出这样的研究成果,就有点恐怖了……

    从这个推论没有标注引文来看,显然陆教授并不知道自己在论文中随手写下的这行推论,其实是沙利文猜想的另一种表述形式……

    想到这里,弗雷克斯教授的脸上写满了震撼的神色,甚至于捏着论文的手指都在轻轻抖着。

    看着突然站起来愣在那里的导师,坐在不远处办公桌的卷毛博士还以为是发生了事情,赶忙开口问道,“怎么了教授?”

    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根本没有听见自己学生的疑问。

    目光直直地锁定在论文上,弗雷克斯教授用带着兴奋的语气,喃喃自语说道。

    “上帝……”

    “我们捡到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