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莫斯科。

    一间坐落在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里。

    坐在红木制的办公桌后面,模样孔武有力的男人听完了手下的汇报之后,微微皱了皱眉。

    “醒了?”

    站在办公室里,穿着皮夹克的男人点了点头。

    “是的……根据我们情报人员的消息,陆舟教授已经从昏迷中醒来。而根据我们在世界卫生组织中的专家所言,并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他昏迷的原因是人为因素所致。很有可能,只是过度疲劳。”

    过度疲劳,昏迷了20多天。

    虽然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比起其他毫无根据的推断,现在来看这种猜测似乎反而是最靠谱的。

    起身走到了窗前,弗拉基米尔先生凝视着克林姆林宫外的红场,那老鹰一般的视线微微眯着,让人看不出来他在想些什么。

    陆舟还活着。

    对于俄国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俄国经济严重依赖能源出口,而华国是俄国原油、天然气的第二大买家,占总出口份额的18%。

    如果说油价下跌带来的杠杆效应在短期内还会让美元走强的话,那么对卢布的打击恐怕是令所有俄罗斯人都难以接受的。

    虽然为了拉拢俄国,华国短期内大概率不会削减对俄国原油天然气的进口额度,但这毫无疑问意味着,那些华国人在能源进口谈判上将掌握更多的筹码。

    全球政治局势原本是处在一个动态平衡的局面。

    随着可控聚变这枚重磅炸弹扔进了湖里,此刻这个平衡已经被彻底打破了。

    不知怎么的,在弗拉基米尔的脑海里,忽然涌现了一个可怕的画面。

    会不会到了未来的某一天,西伯利亚的工厂反过来还得依赖华国的电网?

    这么一想,还挺可怕的……

    要是那个人永远都别醒过来就好了。

    如果他就这么走了,他的经历毫无疑问将成为一段传奇,他的名字也将作为本世纪最伟大的学者被铭记。不止是华国人会悼念他,甚至就连自己,乃至美国总统,都会假惺惺地为他准备一份悼词,来悼念他的去世。

    但麻烦的是,他现在还活着……

    “总统先生……”

    背对着自己的部下,弗拉基米尔面无表情道:“怎么了?”

    那个穿着皮夹克的男人,压低了声音说道,“要不我们……”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是不可能的,”从窗外收回了视线,弗拉基米尔走回到了办公桌前重新坐下,“我们无法冒着得罪华国人的风险,尤其是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而且,那是最愚蠢的做法。”

    在任何情况下,暗杀都是一个很低级的手段,因为它打破的是文明国家的底线。

    尤其是对于一名国际知名学者。

    尤其是在对方有能力同态复仇的情况下。

    穿着皮夹克的男人沉默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总统的命令。

    坐在办公桌上沉默了许久,弗拉基米尔开口说道。

    “继续收集可控聚变方面的情报吧,如果他们已经走在了前面,至少我们不能落后他们太远。”

    翻看着桌上的那份资料,在看到某一行的时候,他微微愣了下,眉毛意外地挑了挑。

    “……单身?”

    然而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推开了。

    “最新消息!”

    脚步慌忙地走到了弗拉基米尔的办公桌前,俄国外长语速飞快地说道,“华国与缅甸、老挝两国在跨区域电网互联项目的相关议题上展开了谈判。虽然合作是否达成尚不可知,但据可靠消息称,华国方面向两国提供了一个极具诱.惑力的价格……”

    来不及责问他为何没有敲门,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弗拉基米尔的瞳孔微微收缩。

    果然,他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虽然俄国在东南亚地区并不存在核心利益,但这依然不是一个令人高兴的消息。

    现在是老挝和缅甸,那么接下来呢?

    是继续向南,将能源走廊扩张到越南、泰国,甚至是更遥远的马来,以至于将整个马六甲都纳入它的势力范围之内,为海权崛起铺路。

    还是沿着丝绸之路西进,连通中亚五国,继续扮演它的陆上强国……

    或许,只有上帝,才能回答这个问题了。

    ……

    上京。

    301医院。

    原本只是出来散个步,陆舟也没想到,走在半路上会有人突然叫住自己。

    看着那个喊了声自己的名字、追着自己的脚步走过来的中年男人,陆舟向他投去了询问的视线。

    “你是?”

    看着陆舟,那个男人笑着伸出了右手,自来熟的说道,“自我介绍下,我是CTV台长,罗启迪。”

    电视台台长?

    什么时候电视台台长这么闲了?

    而且还是C站的台长……

    虽然心中感到意外,但陆舟还是笑着伸出了右手和他握了握。

    “你好啊,罗台长。”

    这些天来拜访过他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虽然央视台长也是个不小的官儿了,但看的太多也就见怪不怪了。

    “哈哈,你好你好。都说陆教授年轻有为,”握着陆舟的手晃了晃,罗启迪红光满面地笑了笑,紧接着又向他介绍起了自己身后的那位,“这位是我们台‘科学之光’栏目的主持人何莹同志。”

    何莹礼貌地颔首微笑道:“陆教授您好。”

    “何女士你好,”微笑着向她点头示意,陆舟转而看向了罗台长,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罗台长专程过来拜访我,是打算亲自采访我吗?”

    “哈哈,我倒是想采访您啊。可惜我离开第一线工作已经太久了,这个机会还是让给年轻同志吧,”罗台长笑了笑,转而看起了王莹,“小何同志啊,你来给陆教授解释一下情况吧。”

    “好的台长。”

    看向了陆舟,何莹礼貌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马上就是新年了,全国人民都在关切您的身体状况。如果您时间上方便的话,我们这边想邀请你参加一个科普的节目。”

    陆舟:“关于可控核聚变?”

    何莹点头道:“可能与核聚变有关,但主要还是关于您。”

    陆舟想了想,开口说道。

    “我这边没什么问题,不过你们这个节目,最好去有关部门那边报备一下。毕竟很多东西比较敏感,我也不太方便在公开场合讲。”

    何莹笑着点头道。“这个您放心,节目内容不会涉及到敏感问题,保密工作的事情我们已经考虑到了。”

    陆舟点了点头:“那行吧,采访大概是什么时候?”

    见陆舟答应了下来,何莹心中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明天中午两点,我们的节目打算在新年前一天播出。”

    这次邀请陆舟教授做客节目,她们组里可以说是策划了相当长的时间。包括从其他部门拿到许可,包括通过电话、网络等渠道向社会公众征集问题,并且对问题的内容进行筛选,很多工作甚至在去年年底地时候就开始准备了。

    不只是组里的人下了很大的功夫,她自己也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准备。

    毕竟能够采访到陆舟本人,对于她本人的职业履历来说,也将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看着这位主持人同志满脸希冀的表情,陆舟笑着点了点头:“嗯,那行吧,到时候我会过去的。”

    再怎么说,台长都亲自来了,拒绝了似乎有点不太好。

    虽然陆舟觉得罗台长来这里拜访自己的动机,多半和节目本身并没有没什么关系,很大概率只是和其它在这两天里拜访自己的人一样,只是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和自己混个脸熟而已……

    虽然陆舟自己也不清楚,在自己这混个脸熟,对他们的仕途究竟是否存在意义。

    看着陆舟与央视那边的人约定了采访的时间,目送着罗台长与何主持人离去,从头到尾一直没说话的颜妍,有些担心地看了陆舟一眼。

    “您的身体没问题吗?”

    陆舟笑了笑说:“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出去走走总比闲在这里发霉要好吧。到时候外出的申请,就麻烦你帮我写一下了。”

    虽然出于安全上的考虑,颜妍并不是很赞同他的做法,但犹豫了下之后,最终她还是叹了口气道。

    “那行吧……到时候,我陪你去好了。”

    陆舟轻咳了声:“……其实你要是不想去的话也不用勉强,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

    一对柳眉竖起,颜妍当即说道:“这怎么能行!你要是再出了意外,我……”

    不知怎么的,这话说到了一半,她忽然就说不出来了。

    面对着陆舟询问的视线,颜妍咬了咬牙,最终深呼吸了一口气。

    “……没什么,当我啥都没说。”

    总不能可能告诉他,就因为上次那件事,上次她老爹差点把她赶出家门吧?

    说出来实在是太丢脸了!

    陆舟:“……?”

    所以说,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