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循着那声音看去,当看到向自己打招呼的那位人时,陆舟眼睛微微一亮,立刻将他认了出来。

    华国数学学会理事长王诗成院士!

    15年的华国数学家大会上,他与这位王院士有过一面之缘。

    陆舟还记得当时是在京师大,还在读硕士的他是和卢院士一起去参加的会议,并且还在会上领了个陈省身数学奖。

    和国际上的陈省身奖不同,国内的陈省身数学奖并非终身成就奖,而是类似于菲尔茨奖,专注于年轻学者。不过年龄的限制有所不同,放宽到了五十岁。

    “好久不见!”笑着握住了王诗成院士伸来的右手,陆舟接着看向了跟在王院士旁边的三位男人,继续问道,“这位是?”

    王院士笑了笑,先从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位开始介绍道:“这位是华国数学学会秘书长,程大岳。”

    陆舟笑了笑说:“程教授好!”

    “我哪里是什么教授?张教授和许教授才是教授,您叫我程秘书就可以了。”程大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

    听到张教授和许教授,陆舟眼前一亮,立刻猜出了旁边另外两人的身份。

    “二位是张玮和许辰阳?”

    张玮还没来得及开口,王诗成院士便笑着说道:“我正准备和你介绍呢,没想到你倒是猜到了。”

    看着两位学者,陆舟笑了笑说道:“我也是没想到这么巧,两位大神竟然也在这里,实在是幸会啊。”

    再加上一位云神,以前在金大读书那会儿,他总能听到几位大神的名字,只是遗憾一直没有见过。没想到今天却是有这个机会认识了。

    “不敢当不敢当,玮神到是真的,我的神格还差了点。倒不如说我这边才是,久仰陆神大名了!”和陆舟握了握手,许辰阳笑了笑,客气地说道。

    张玮有些局促地轻咳了一声,“……这个称呼就别叫了,怪不好意思的。”

    看着几位相谈甚欢的年轻学者,王诗成院士笑着提议道:“不知道陆教授一会儿有没有时间?”

    陆舟:“有什么事情吗?”

    王诗成院士笑着说道:“没什么事,就是我想要是你不忙的话,要不咱们一起去吃个饭什么的。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餐馆,至少比酒店提供的午餐肯定要好很多。”

    酒店提供的那些“巴西风味儿”的午餐确实不怎么样,正好陆舟也不打算在这里吃饭,于是便爽朗一笑,答应道。

    “没问题,那咱就出发吧!”

    ……

    另一边,华科院数学研究所。

    位于研究所一角的办公室,看着电视中放映着的央视记者的采访,向华南忍不住感慨道。

    “以前我只是觉得那小子有本事,未来定有一番作为,没想到他这么争气,连菲尔茨奖都拿到了。”

    40岁以下的数学家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便是菲尔茨奖,能在24岁拿到这个荣誉,在这个奖项成立的近百年来是绝无仅有的。

    至于陈省身奖、沃尔夫数学奖,这些都是终身成就性质的奖项,和40岁以下的年轻学者也没什么关系。

    毕竟,对一个连40岁都不到的人,去评价并感谢他这一生对数学事业的贡献,怎么听都像是在咒人英年早逝……

    看着电视中放映着的新闻,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的王熹平院士,原本也是笑着的,由衷地为陆舟感到高兴。

    不过没一会儿,忽然想到了燕大的几个学生,他的表情又是有些惆怅,叹了口道:“可惜了。”

    向华南瞟了老朋友一眼,笑着说道:“有什么好可惜的。”

    摇了摇头,王熹平表情甚是遗憾。

    “八零后的一批学者中,属2000年毕业的那一批最出类拔萃,其中张玮和云之袆二人尤为是其中的佼佼者。还有已经回国的许辰阳等等……原本在我们看来,这些青年才俊都是有希望冲击一下菲奖的,结果没想到却是全军覆没了。”

    尤其是张玮,博士期间对于导师张寿五在研究库达拉猜想中模性的问题时,仅用三个月的时间便找到了方法,博士第二年便写成论文,一时间被国内数学界惊为天人。当初获得拉马努金奖时,更是极大的提振了国内数学界的士气。

    王熹平是燕大的教授,对于燕大校园中流传的传闻也是有所耳闻。

    数院不少年轻学子,提起张玮此人都是一脸崇拜,将他称之“玮神”。

    可见在新老一辈的学者们眼中,对于这位天才都是倍加推崇的。

    然而谁也没想到,最终这位天才还是与菲尔兹奖的挂冠失之交臂了。

    看着一脸可惜的老友,向华南笑了笑。

    “拿得到该高兴,拿不到也没什么。我看啊,就是你们这些人,整天给他们压力,乱了他们的心性。这叫什么?这叫捧杀!”

    “老向,你这话说的就有点诛心了啊,”一听这话,王熹平顿时不乐意了,“我们燕大对人才的态度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对自己的学生寄予期望又怎么了?到你这儿怎么就成了捧杀了?”

    “你是燕大教授,有没有你心里不清楚吗?”向华南呵呵笑了笑,继续说道,“要我说,拿不到又怎么了?天还能塌了不成?研究数学还能是奔着菲尔茨奖去的?”

    王熹平摇了摇头:“我知道,做学问当然不是奔着拿奖去的,所以我也只是替他感到遗憾罢了。”

    看着情绪有些低落的老朋友,向华南安慰了几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什么好遗憾的。这一次失之交臂,对他来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至少他能放下包袱,心无旁骛地钻研数学,以后未尝不可有更大的作为。”

    “不和你扯这个了,”停顿了片刻,看着电视机中的画面,王熹平感慨道,“不过说实话,陆教授这人也是够厉害啊,听说这次大会上解析数论分组的45分钟报告会,就是他的那个乌克兰籍的学生去做的。”

    “你是说角谷猜想吧,那篇论文我看过,确实写的很有水平,”拿起保温杯,向院士抿了口茶水,继续说道,“他对于数学方法的理解和运用确实很有一套,能教出这样的学生不奇怪。不只是那个乌克兰籍的学生,还有开大出身的秦岳,以及那个巴西籍的学生,他们之中谁更出色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十年之内这三人之中必有一人,有望挑战菲尔茨奖。”

    王熹平若有所思问道:“那个叫秦岳的学生也有机会?”

    向华南眉毛挑了挑,笑着问道:“怎么,想把他挖到你们燕大?”

    王熹平不好意思笑了笑:“陆教授我们请不动,请他学生还是没什么问题吧。”

    向华南笑着摇了摇头。“你们出手还是晚了,就我知道,湳开陈省身数学研究所那边,千人计划的推荐信已经写上去了。”

    王熹平诧异道:“他们动作这么快?”

    “不是他们动作快,是你们动作慢了!”放下了手中的保温杯,向华南看着老朋友笑道,“导师这么牛,学生能不抢手吗?”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