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作品

晨星LL

    听到了那声赞美,薇拉的嘴角翘着一抹开心的弧度。

    对于她而言,这无疑是世界上最好听的赞美。

    站在陆舟的旁边,她轻声说道。

    “您的猜测是正确的,角谷猜想是一个数论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复分析问题……”

    早在1994年,L.dus便证明了3n+1猜想等价于函数方程h(z³)=h(z^6)+{h(z²)+λh(λz²)+λ²h(λ²z²)}/3z(其中λ=e^(2πi/3))在单位圆盘{z:|z|<1}中的解析函数解呈h(z)=h0+h1z/(1−z)形式。(h0和h2为复常数)

    而在此基础之上,施莱歇()等人又于1998年证明了任何整函数h(z)均使得g(z)=z/2+(1−cosπz)(z+1/2)/2+1/π(1/2−cosπz)sinπz+h(z)sin²πz满足:N⊂Φ(g)。

    基于这两条结论,薇拉通过构造了一个巧妙的超越整函数,证明了存在整函数h(z),使得对于上述结论中g(z)、Φ(g)的每一个包含某正整数的分支D,均存在z0∈D,使得{g^ok(z0)}∞/k=1收敛到1。

    由此不难推出,角谷猜想成立!

    “非常出色的证明……”脸上带着欣慰地笑容,陆舟发自内心地说道,“出色的令我惊讶。”

    从16年的夏天,到现在已经是17年年末。

    他很高兴地看见,自己的学生成长了起来。

    也很高兴地看见,自己为加性数论问题构建的“群构法”理论,并没有止步于哥德巴赫猜想,不只是如此,更是在自己的学生身上得到了传承。

    他现在倒是有些体会到了,系统描绘的“喜悦”,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多亏了您的指点。”弯了弯嘴角,薇拉谦虚地说着,眼中满是感激。

    过程虽然是她完成的,但整个证明思路却是陆舟提供的。

    从她年初在伯克利分校报告会上的阶段性成果,到现在和秦岳、哈迪两人合作完成最终的证明,所有的工作都围绕在这条思路上进行。

    一路走到最后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默默无闻的工作,究竟有多重要。

    陆舟笑了笑:“不必谦虚,我提供的只是方向,跑到终点是你。”

    停顿了片刻,他继续说道:“……关于这篇论文,我建议你投稿在《数学年刊》上,不过这几天编辑部的人都在休假,你可以先将论文挂在Arxiv上……说不准,《数学年刊》的编辑会为你放弃剩下的假期。”

    将论文挂在Arxiv上作为预印本可以起到占坑的作用,不过就算不挂的话其实也无所谓,角谷猜想在80、90年代的时候很热门,但放到现在并不是什么热门的研究方向,撞坑的几率几乎为零。

    之所以提出这个建议,陆舟当然也有一点自己的私心在里面。

    根据他在解决哥德巴赫猜想时作出的推断,系统对于任务完成判定的原则,是以论文公开的时间为基准。

    所以只要将论文挂在Arxiv上,就可以算是任务完成了。

    听完了陆舟的话,薇拉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做。”

    陆舟笑了笑:“那就这样吧,至于黑板上的算式,我就帮你擦掉好了……谢谢你们的礼物。”

    听到了这句表扬,薇拉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低下了头,脸颊微不可察地红了一下。

    “教授。”

    陆舟:“怎么了?”

    心中渐渐鼓起了勇气,她抬起头,看向了陆舟。

    “我……能向你许个愿望吗?”

    “我不是圣诞老人,可能没法把你想要的东西放在你床头柜的袜子里。”陆舟开了个玩笑,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不过,只要不是什么违反原则的事情,而且是我能做到的,我肯定会帮你。”

    “我……”

    薇拉刚刚张开了小嘴。

    然而就在这时,她忽然间意识到,自己的心意可能会对他造成困扰。

    那几乎到了嘴边的话,不知怎么地就说不出口了。

    “我……想读您的博士。”

    微微愣了下,陆舟随即笑着道,“欢迎!倒不如说,你要是突然想换个导师,反而会让我很受打击。”

    从这句话中得到了些许安慰,薇拉有些软弱地笑了笑。

    对于自己的不争气,她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

    虽然现在的自己已经比两年前更有勇气了……

    但,果然还是不够吗?

    ……

    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疯玩了一整天,陆舟带着学生和同事送自己的小礼物,意兴阑珊地返回了家中。

    礼物并不贵重,都是不超过30美元的小礼物,但轻在价值,贵在情义。

    至于他送给学生们的,则是他满世界参加学术会议的时候,从会议赞助商那里收集到的钢笔。

    这些礼物同样不算贵重,但却充满了纪念意义。

    将这些礼物放好之后,陆舟坐在了壁炉旁的沙发上,闭上双眼默念一声系统,将意识沉入了系统空间中。

    走到了半透明的全息面板前,两行透明的文字浮现在他的面前。

    【A.“关于有限维希尔伯特空间q-畸变谐振子偶相干态的研究”。学生:魏文。学生参与度:25%。经验类型:数学、物理。】

    【B.角谷猜想课题。学生:薇拉、秦岳、哈迪。学生参与度:70%。经验类型:数学。】

    在他回家之前,薇拉便将早就已经整理好的论文,上传到了Arxiv上,满足了系统判定的条件。因此关于角谷猜想的条目,也被登陆在了任务列表上。

    虽然不知道系统是如何判定哪些人是自己的学生,但不得不说它判定的还挺准确的。

    不只是如此,它甚至还能将他们在整个工作中的参与度比重,数值化地计算出来。

    “这是一道选择题吗?”

    看着屏幕上的两个选项,双臂环抱在胸前的陆舟,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了句。

    按照系统对任务的描述,他可以选择一篇论文提交任务。

    根据课题所包含命题的学术价值确定奖励经验总额,然后再乘以学生参与度的系数加成,计算出最终经验值。

    其实从任务的设计上就能看出,系统是希望他培养更多能够独立完成研究工作的学霸,所以要求他在任务中极力避免直接参与课题。

    事实上,陆舟也有在避免这么做。

    不过现在看来,即使是他极力避免直接对薇拉她们提供帮助,系统对他的贡献判定还是达到了30%。

    因为在最开始,他为他们制定了明确的研究方向,以及整个研究思路的框架。

    而他们,也正是顺着他的思路,才完成了最终的证明。

    本来陆舟还有点期待系统可能忽略掉这点,但现在看来自己纯粹是想多了。

    “还真是一点空子都不给我钻。”

    看着半透明的全息面板,陆舟无奈地摇了摇头。

    没有再都说什么,他伸手选中了“B”,并且在之后弹出来的对话框中,点击了确认提交的按钮。

    很快,淡蓝色的光芒从全息屏幕上扫过,一行宛如梦幻般的大字弹出。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