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谋生手册作品

府天

    如果汪孚林人在这里,一定会对万历皇帝朱翊钧的这句话大加赞赏。↑頂點小說,.23wx.确实,从后世人的审美角度来看,除却那些够格流传千古的佳作,比如西厢记、牡丹亭,这年头的大部分戏剧,也许其中挑出的那些小令,确实算得上词句优美,可内容简直惨不忍睹。更何况,内容空乏,不是才子佳人,就是空洞的教化,哪里比得上后世那些花样翻新的小说?

    可是,小皇帝说这话的时候,身边是些什么人?精心准备这一幕已经很久的孙海,以及为了磨练这嗓子,锻炼这身段付出了无数,最后还挨了一刀进宫的绫官。因此,听到小皇帝竟然如此评价自己的唱词,听到这出自己花了高价从屠隆那里买来的戏竟然得到了如此评价,绫官脸色固然极其难看,孙海也觉得好似一头凉水从头泼下。

    平寇志是什么东西?深居西苑的他们从来都没听说过,更不要提拿来唱了,他们如今这哪一段唱词背后,没有曲艺大家指点唱腔?

    因此,见孙海对自己使了个眼色,绫官便噘嘴嗔道:“皇上嫌奴婢唱得不好听,奴婢另外找几个小令唱就是了,这平寇志是什么东西,奴婢可没听说过!”

    尽管绫官也不过十五岁,被孙海援引入宫更是才两年,但要知道他本就是被戏班子从小养大的,见惯了那些又当角,又被人包养的男伶是怎样以色侍人的,深知这么亦笑亦嗔使一使小性子,反而会让男人更加色授魂与。然而,他根本没料到的是,之前一直都显然表示出对他颇感兴趣,甚至颇为喜爱的朱翊钧。竟是突然恼将起来:“你到底唱不唱?”

    第一次在至尊天子面前献艺,刚刚朱翊钧又表现得好似寻常富家公子,此时此刻,绫官竟是鬼使神差犯了倔,直接别过头去:“不唱!”

    小皇帝突然不按常理出牌,孙海就已经有点晕了。可一贯乖巧而又善于伺候人的绫官却也突然犯浑,他简直魂飞魄散。还不等他想好应该怎么圆场,却不想朱翊钧拍案而起,怒喝道:“朕是天子,谁给你的胆子和朕顶嘴?今天朕就是要听,你唱不唱?”

    孙海在这西苑也见过朱翊钧不下五六次,小皇帝有时候兴致勃勃,有时候无精打采,也有时候动不动就发呆。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对方不像是皇帝,哪曾想这位看似被李太后和张居正教得一板一眼的天子竟然会如此大动肝火。他吓得心肝俱颤,,慌忙拖着绫官想要跪下来请罪,可这一拖对方竟是完全拉不动,他登时快气疯了。他把这么个要价不菲的家伙弄进宫,可不是当尊菩萨供着,是当成摇钱树。招财宝的,现在这小祖宗竟然成了要命的煞星!

    “奴婢不会唱。”绫官却是咬着牙站起身。这才直挺挺跪了下来,“满庭芳、折桂令、清江引、驻云飞……这些小令,奴婢会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就没听说过那什么平寇志!皇上就算是逼着奴婢唱,奴婢也不会!”

    这小皇帝在宫里见惯了奴颜婢膝的奴婢,他这样强项地顶一顶。说不定就会得另眼看待!当年戏班子里有不少前辈们曾经传授过这种诀窍,他还死死记着呢!

    然而,绫官很快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以为是的推测。因为下一刻,他就只见万历皇帝劈手砸了一个茶盏。那茶盏就擦着他的鬓角重重砸在了地上。跌了个粉碎。尽管只是被擦了一下,但那火辣辣的疼痛仍然让他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意识到面前这是一国之君的天子,而不是孙海之前派人远远指点给他看时,他暗中嘀咕和寻常公子也没什么两样的少年,他原本那如同直尺一般笔直的腰背一下子佝偻了下来,整个人吓得一下子趴伏在地。

    什么当不成强项令,便要当个强项伶的雄心壮志,全都丢在了九霄云外。

    “朕逼着你唱?朕一国之君,要看什么好玩意儿没有,用得着逼你一个伶人唱?”

    朱翊钧刚刚看戏听曲,不知不觉已经喝得太多了,平日里在宫中李太后和冯保面前,在张居正百官身上,他每次都只能选择把气憋进肚子里,可现如今一个区区伶人竟然也敢和自己对着干,那种体悟简直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最大的侮辱。霍然起身的他东看西看,仿佛想找什么趁手的家伙,最后终于一眼看中了一个小宦官手中拿的拂尘。他一个箭步上前抢过拂尘,随即竟是上前兜头兜脸地冲着绫官打了下去。

    拂尘这玩意原本只是轻飘飘的,朱翊钧又不是练武的人,谈不上多大的力气,一阵猛烈的抽打下去,已经弓了身子护着头脸任凭他抽打的绫官受到的痛楚自然微乎其微,但心底的惊骇却是无与伦比。而终于反应过来的孙海却是动作极快,飞也似地膝行逃开之后,不多时竟是捧了一条鞭子回来,恭恭敬敬双手呈给了朱翊钧,却是想都不想地说道:“皇上,这奴侪简直是反了,还请皇上重重教训!”

    打顺手的朱翊钧随手抄起那鞭子,两三下过后,听到绫官惨叫得让人听着难受,他就恨恨把鞭子一丢,随即怒声说道:“暂时寄下这狗头,回宫!”

    眼见朱翊钧转身就走,因为刚刚那一幕正目瞪口呆的那些太监这才慌忙跟上,一时间只留下了满地狼藉,以及孙海和绫官,还有寥寥几个西苑值守的太监。支撑着站起身来的孙海看到小皇帝一行人的背影,突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竟是弯腰捡起那鞭子后,就给了绫官一顿狠狠的鞭笞。他却不比朱翊钧只是浅尝辄止,手腕发力,打得又准又很,直把绫官打得连惨叫的力气都没了,他这才怒骂连连,把那些刚刚不敢出口的脏话一口气骂了个遍。

    他是倒什么霉了,竟然放纵了这么个蠢货!

    因为朱翊钧身边的宦官内侍又不止一个人。当小皇帝脸色阴沉地回到乾清宫后不多久,张鲸和张诚就分别从各自的人那边听说了这件荒唐事,一个是幸灾乐祸,一个却是又惊又怒。他们是乾清宫管事牌子,皇帝的起居照料以及在乾清宫的一应事务都是他们打理,故而亲近更胜过冯保和张宏。虽说真正说起来不过是天子鞭笞了一个内侍。可哪怕他们心思不同,却也都不想让李太后知道,私底下都劝万历皇帝直接撤了孙海。

    然而,就在他们围着小皇帝低声劝谏的时候,外间就传来了一个声音:“慈圣娘娘到!”

    一听到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不但朱翊钧慌了,满屋子的内侍也都乱成一团。哪怕是张鲸和张诚这两个老成持重的,也全都手忙脚乱,谁不知道慈圣李太后对万历皇帝的严格管教。小皇帝都动辄得咎,要被责罚长跪悔过,何况是他们?而朱翊钧也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来,立刻用警告的眼神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众人,随即就快步迎上前去。随着竹帘被高高打起,李太后一脸寒霜地进了门,朱翊钧刚开口叫了一声母后,就被李太后一个眼神瞪得作声不得。

    “你做的好事!”

    李太后一扫满屋子的太监。见他们早已悄无声息跪了下去,一个个连头都不敢抬。她就怒骂道:“你父皇就你和你弟弟两个儿子,我为了你,连慈宁宫都不住,天天在乾清宫照料你起居,就是生怕你和从前那两位祖宗一样,被这些阉人给带坏了。张先生平时是怎么教你的。礼义仁智信,你的圣贤书都读到什么地方去了?居然在西苑藏污纳垢,还和那种……那种不男不女的东西厮混,你简直混账!”

    朱翊钧本来在李太后开口责骂的时候,就已经委委屈屈跪了下去。可听到最后,他登时气坏了,当即仰起头说道:“母后别听人胡言乱语,什么藏污纳垢,就是今天孙海说是排了一出新戏给我看而已,我根本没想到是那种不男不女的东西!”

    母子俩口口声声不男不女的东西,满屋子太监全都觉得心里大不是滋味,但哪有一个敢吭声的?

    “你没想到?你没想到怎么突然大发雷霆提着鞭子把人狠狠打了一顿?不就是因为他不肯伺候你?”

    “我……”朱翊钧脸色涨得通红,简直出离愤怒了,“我哪里要他伺候我,只不过是我让他唱曲,他不乐意,我一时气急就打了他两下……”

    “唱曲?什么淫词艳曲!”李太后没想到朱翊钧还敢和自己顶嘴,气得整个人直哆嗦,“说,你都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书!”

    “母后,你怎么就这么信不过我!”朱翊钧酒意本来就还没过去,此时又是这样大一盆脏水泼在身上,何尝又不是气得发抖?“我天天都在母后眼皮子底下,能看什么书,还不是您和张先生还有大伴都知道的?您要是不信,我……”

    往四周围一看,万历皇帝竟是发狠似的叫道:“母后你大可把这乾清宫全部抄检一遍,看看我藏了什么淫词艳曲!”

    眼见这母子二人犯拧,朱翊钧口不择言之下,竟然连抄检乾清宫这种话都嚷嚷出来了,不论是张鲸还是张诚,全都意识到事情严重,谁都不敢放任他们再继续争执下去。两人几乎用最快的速度交换了一下意见,张鲸打眼色暗示李太后背后一个不起眼的小内侍,见其果然悄然溜走,显然是去司礼监看看张宏能不能向冯保求情,如果可以,则请这位司礼监头号人物来救场,他松了一口气,而张诚则是赶紧挪动膝盖上前,直接挡在了朱翊钧前头。

    这位素来对朱翊钧忠心耿耿的乾清宫管事牌子重重磕了两个头:“太后,皇上今天是去了西苑散心,中途遣了奴婢回来,听说是在那儿发生了些事情,但不是太后娘娘说的那样。孙海那胆大妄为的狗东西也不知道从那弄了个阉伶来,让他唱小曲迷惑皇上,可皇上听不进那些乱七八糟的曲子,非要让那阉伶按照平寇志编曲子唱来听,结果那阉伶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竟是和皇上顶了起来,皇上这才一时气急……”

    “一时气急?堂堂天子竟然和一个阉伶置气,这就是读书养气的成果?”李太后非但没有消气,反而更觉得心疼肝疼哪都疼,指着朱翊钧就喝骂道,“谁让你去西苑那种地方闲晃的?那是你祖宗世庙当初修仙的清净地方!”

    尽管一样非常痛恨当初压得隆庆皇帝成天怕得要死,更是从来没看过孙子一眼,甚至害得自己在裕王府一直都只是个小小都人的嘉靖皇帝,但李太后还终究有点理智,没讽刺你是不是也要去修仙,而是词锋一转道:“别以为张诚替你狡辩几句我就信了,当我不知道他们是替你遮掩!要不是他们瞒着,你都去过西苑那么多次了,哪会今天才有人来报我?”

    朱翊钧跪在那里捏紧了拳头,心里愤恨到了极点。明明是他在一介阉伶那儿受辱,怎么到了母后耳朵里却成了他和那阉伶有什么不清不楚?让他知道是谁在背后颠倒是非黑白嚼舌头,他非得杀了他不可!然而,就在他暗自发誓之际,却不料听到了李太后撂下了几句让他大惊失色的话。

    “来人,给我去内阁请张先生过来!还有,这些个家伙给我拖下去杖二十,然后把小的全都革退,张鲸和张诚送去更鼓房!”

    要说朱翊钧除却李太后之外最怕的人,那自然是张居正和冯保。尤其是张居正一脸义正词严告诫他的时候,他总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原本到了嘴边的要求也全都会吞回去。而更让他惊骇欲绝的是,母亲清理他身边这些伺候的内侍也就算了,竟然连跟他最久,当了乾清宫管事牌子已有五年的张诚和张鲸也不放过!那一瞬间,他几乎就想扑上前去求情,可却瞥见视线范围之内的二张全都满脸紧张,微微摇着头,竟是示意他不要去争。

    张鲸和张诚哪里会不知道更鼓房是什么地方。那里素来都是被发落过去的有罪内臣充作净军,每夜五名,轮流上元武门楼打更,自起更三点起,至五更三点止,按数用藤条击鼓,檀木榔头击点,每更一人上楼,不许带灯,一旦寒冬腊月又或者风雨大作的时候,一趟轮值下来就能去掉半条命!

    可那至少是留了一条性命。如果朱翊钧为了他们这两个太监去向太后求情,说不定他们回头就不是被赶去更鼓房,而是直接杖毙!

    ps:照旧就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