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谋生手册作品

府天

    “诸天神佛,太上老君,三清道尊,阿弥陀佛……”

    被打扫得还算干净的窝棚中,徐秀才此时此刻正双掌合十喃喃自语,即便如此,牙齿仍旧直打架。他做梦都没想到,只不过是出城到小渔村问个案情,然后顺便吃一顿,竟然会陷入到如此危局之中――那个殷勤招待他们的付老头竟然里通海盗!而听汪孚林那几个人的口气,竟不是因为要提防海盗方才来的,而是似乎和海盗也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联,还要和海盗谈什么交易!

    要真是如此,他不是羊入虎口?悔不该看重那丰厚的报酬,他就知道,能出得起钱又不在乎他过去那污名的,怎可能是正经商家!

    “汪大哥不要紧吧……”陈炳昌这会儿同样满脸的担心,但却没办法出去张头探脑,因为窝棚里头还关着付老头等四人,门口正守着刘勃!他看到徐秀才那明显惊慌失措的样子,虽然也同样胆小,可思忖对方也是个秀才,说不定日后会是一同做事的同伴,他还是忍不住开口宽慰道,“徐前辈,没事的,外头的人都很厉害,不会让那些海盗打进来的。细仔,你也放心。”

    细仔倒是使劲点了点头――尽管村子穷,但从前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伯父和父亲生怕他像堂兄早早病死,一直把他带在身边熟悉各种船上活计,因此他比寻常孩子坚韧,但还有几分慧黠。之前要不是想偷偷跑去城里却被付老头狠狠打了一顿,又因为实在太饿以至于虚脱,他也不会这么惨。和汪孚林等人相处的这几天。他本能地觉着这些都是比渔村中渔民更厉害的人。便存了几分别的念头。此时此刻。他的眼睛就一直都盯着五花大绑堵了嘴的付老头。

    而徐秀才则觉得陈炳昌这话实在是太过轻飘飘了。他怕的就是外头的海盗厉害,海盗厉害自己当然会没命,可汪孚林等人厉害,他日后一样没好下场!只可怜他清清白白一个秀才,先是坏了名声,如今竟要背上一个通匪的罪名!可就在自怨自艾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陈炳昌此刻的称呼问题,登时瞪大了眼睛。

    “小兄弟。你刚刚叫我什么?徐前辈?难不成你也是秀才?”见陈炳昌点了点头,徐秀才登时痛心疾首。这才多大点年纪就是秀才了?那帮人真是太没天理了,放在哪里这不是天才一样的人物,怎能把人带上邪路,通匪可是要命的?于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狠狠按住了陈炳昌的肩膀,低声说道,“小兄弟,你前途无量。不像我是毁誉之后又一事无成的人,一会儿有机会。我一定会救你脱出虎口!”

    陈炳昌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但很快就咀嚼出这话不对头。脱出虎口?什么虎?汪大哥吗?这位徐相公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外头乒乒乓乓打得正热闹,屋子里的付老头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那守在门口犹如门神一般的刘勃,轻轻活动了一下后头的手腕。之前他趁着手还活络的时候,好容易把暗藏在脚趾缝中的铁片改换到手指缝中,等人家绑了他之后,他又将背后的绳子一点一点给割断,这水磨工夫对于他这一把年纪的人来说,简直是要了老命。他压根没有去看地上那三个串在一起的废物,一面活动双手,一面轻轻捏着刀片,迅速在陈炳昌和徐秀才两人当中权衡。

    因为视线的关系,他没有时间去割断脚上的绳子,而且夜长梦多,得赶紧挟持一个人脱身,如果外头儿子那边落在下风,这也是逃命的筹码!

    因而,正好听到陈炳昌和徐秀才那番对话,他一下子下定了决心。秀才相公他当然知道有多金贵,所以,相比徐秀才这么个年纪一大把的,当然是年轻人更有前途,所以目标当然是这个!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突然窜了起来,竟是不顾被紧紧绑在一起的双足,直接朝着陈炳昌扑了过去。就在他看到陈炳昌那呆滞茫然的脸色时,他只觉得前胸陡然之间传来了一股大力,登时哎哟一声叫了出来。

    原来,电光火石之间,竟是细仔死死盯着付老头的动向,正正好好在其暴起突袭的时候一脑袋顶翻了老头儿!

    刘勃登时吓了一跳,他立刻快步从外头冲了进来,谁料地上三个被串成粽子一般的帮凶,此时见付老头发难,他们大约也想到成败在此一举,这会儿手脚固然用不了,却索性全都往地上一躺一滚,也不奢望能够完全阻挡对方,只求能够拖延一丁点时间。

    果然,付老头虽说被突如其来的一记头槌给顶翻了,奈何细仔人干瘦没有力气,他趁着倒地的一刹那,使劲挥舞手上那尖锐的薄铁片向脚上的绳子割去。然而,应声而断的竟然不是绳子,因为他骤感脑袋一轻!

    脑袋一轻的他吓得魂不附体,等发现面前多了手提明晃晃宝剑的汪孚林时,他才猛然惨叫了一声,那声音就如同被阉割的公鸡,徐秀才听在耳中牙都酸了,最后实在忍不住,好心提醒道:“人家只是削了你的头发……”

    陈炳昌这才心有余悸地跳了起来,一把拉住徐秀才往汪孚林身后一躲,随即才不可思议地回头望了刘勃一眼:“汪大哥,你怎么比刘大叔先进来。”

    “废话,你要是出了问题,我怎么向你大哥交待?”刚刚那一纵一跃居高临下的一劈,是汪孚林自认为这么多年来水准最高的一击,如果不是有吕光午这个大高手连日来帮忙陪练,那是怎么都不可能使出来的。要不是外间尘埃落定,他想着回窝棚通告一声,又怎么会这么巧赶得上?说来说去,自己还是看轻了这个可恨的老头!此时此刻,他用剑尖指着付老头的喉咙。见其惨叫声戛然而止。而终于赶过来的刘勃则忙着重新绑人。他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而心情最复杂的徐秀才则是咂吧着嘴,不知道是该感谢汪孚林来得及时,救人于水火,还是该胆寒对方这一手不错的功夫。当然,更让他心里诟病的是,陈炳昌竟然对汪孚林千恩万谢,仿佛丝毫没意识到上了贼船。一时间,他暗自下定决心。回头一定要点醒这个年纪轻轻涉世不深的小秀才。

    如果只是汪孚林自己以及带上的那点人,就算去准备陷阱,但真正要和海盗比夜战,他还真心没多大把握。然而,架不住他运气实在是太好了,竟然遇到了吕光午在广州!刚刚外头总共五个人当中,吕光午一个照面就拿下了付雄,而后又把其他两人给揍得半死,他和郑明先再加上封仲以及吕郑两家的三个家丁,再拿不下剩下两个人。那简直就是无能了。于是,在夜色中堵着后路以防放跑人的另外一个家丁。竟是完全落了个清闲。

    当然,最大的优势也在于,细仔早早就带他们去看过那一处临时泊船的小港湾,确定只要动作稳准狠,这边的动静传不到那里,汪孚林这才放心地开始了今天的行动。此时此刻,吕光午却已经带着两个吕氏家仆,直接去了港湾,打算凭借胆色武勇以及一身好水性,断了那边的后路。

    此时,重新被捆得严严实实的付老头见到同样五花大绑被推进来的儿子付雄,那真是父子相对,唯有泪两行。虽说儿子只是狠狠瞪着他,并没有埋怨,可他自知这次被人逼迫的时候实在是太软了,说到底就是越老越怕死,不如年轻的时候能豁出去拼。于是,他也顾不上脑袋上被削掉了一大片头发,如今顶着个可笑的半秃顶,舍下脸皮哀求道:“这位公子,哪怕看在我之前都没耍花招的份上,还请给我们父子一条生路,阿雄还有点名气,你们要做什么直接说就行!”

    “爸,你有点骨气行不行?”

    付雄当着手下的面被人一个照面撂得七荤八素,如今又看到老子这样不中用地求饶,他那平日自吹自擂为船主的一点脸面全都丢光了,哪怕没法埋怨老子,仍是不免火冒三丈。可一句话出口,他看到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正用匕首比划着一个手下的五根手指头,他登时想起刚刚兵败如山倒的一幕,想起好汉不吃眼前亏,立刻闭上了嘴。

    “阿雄是吧?”汪孚林似笑非笑地坐在小马扎上,一手摩挲着下巴,眼睛打量着付雄,突然单刀直入地说道,“这么问吧,你老子说你手底下有几十号人,怎么就这几个?粤闽的大佬圈子里,你到底排不排得进去?”

    当然排不进去!老东西,你究竟对人吹了什么牛皮!

    付雄再次恼火地瞪了父亲一眼,见付老头心虚地缩了缩脑袋,他踌躇片刻,最终光棍地说道:“我手底下就一条船,最多的时候有十二个人,后来一次活计不趁手,所以死了三个,如今总共只有九个,船上还有四个。我知道凭你们的厉害,要想夺我那条船容易得很,可在那些大佬眼里,我就是个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的蚂蚁,根本算不上号!事到如今,要杀要剐,你们划条道出来!”

    “那位林爷你们认不认识?”

    对于汪孚林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付雄却是脸色大变,许久才恶狠狠地看向付老头,骂道:“又是你透露的消息!”

    这一次,付老头很有些心虚:“我那也是为了脱身,这才说你是林阿凤的人!”

    付雄顿时气得脸都青了:“要是林阿凤刚大败林道乾的那会儿,能在他手下,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可现在林阿凤早就不如从前了,被官兵撵得四处乱窜,还不如我这小船自在!再说了,跟林阿凤搭上关系,那就是巨盗,送到官府,你儿子我连条活路都没了!我成天在海上提着脑袋混,这都没死,现在倒好,就因为你,被人抄了后路!”

    果然是林阿凤?不是林道乾吗?汪孚林之前听付老头吹牛的时候眉头没太相信,可这会儿父兄情急之下这么说,他眉头一挑,随即想起自己在两广总督凌云翼那里调阅关于海盗的文档时发现,曾一本后最出名的海盗是双林,除了林道乾,还有林阿凤,也就是林凤。

    总督府的文档不齐全,但据他所知,和林道乾一样,林阿凤同样是海盗界的一个传奇,其手下在最鼎盛的时期号称有四五万人,一度击败过林道乾,坐上曾一本后粤闽海盗头把交椅,后来被官兵打击得在中国呆不下去,就突然扬帆远窜吕宋,和西班牙人大干了一场,最终还一度在那里建了国。

    要是回到潮州府的真是双林,那就真凑一堆了。而要是只有林阿凤,秀珠那个笨丫头就实在是太让人好笑了,这比新安杀害渔民的不是中国海盗而是佛郎机人这个事实还要滑稽,虽说都姓林,可却是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两个人!

    付老头被付雄噎得脸色一白,等看到汪孚林依旧笑呵呵,他使劲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探问道:“公子,您问凤爷的事情到底想干什么?”

    “我听说林阿凤多年驰骋粤闽,一度占过南澳,也占过鸡笼,还南下过吕宋,和佛郎机人打过仗?我实话告诉你,我们不求别的,不论是北大年那位林道乾,又或者打过吕宋建过国的这位林阿凤,我们都想试着搭搭线!”

    付雄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非常谨慎地问道:“搭什么线?”

    直到这时候,汪孚林这才笑吟吟地问道:“想要招抚吗?”

    而这时候,一直竖起耳朵倾听,思量着多了解一些信息,回头哪怕向官府举发也能多点证据的徐秀才登时目瞪口呆,险些被呛得连声咳嗽。直到陈炳昌见状拍着他的背顺气,他方才一把拽住陈炳昌的手腕,低声问道:“你这位大哥……是官商?”

    呃……这个能说吗?

    陈炳昌虽说大约猜到了汪孚林雇请徐秀才的目的,但汪孚林都没说,他又怎好越俎代庖?纠结了好一阵子,他最终含含糊糊嗯了一声。而徐秀才对于这样一个答案却显然非常满意。他抹了一把头上那一层油汗,如释重负地想道,自己总算没有误交匪类,否则这功名那是真保不住了!不过,这年纪轻轻的商家公子还真是好胆色,竟然敢代官府出面去招抚海盗,这种事做好了功劳一件,可做不好却是要担大责任的啊!

    听到招抚两个字,付雄立刻两眼放光,竟是怦然心动。当下汪孚林再问时,他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副老实人派头。因为只有他知道,这几年来,海上那营生越来越难做了!曾一本死了,林阿凤林道乾全都越混越差,他是单干,被发现的可能性固然小,可失手的可能性却是大大的!

    当汪孚林详细彻底地盘问过付雄之后,他忍不住觉得自己的运气有些微妙。那个冒牌佛朗哥船长杀了渔民后抢船逃跑,结果却撞上了付雄,其仅剩下的两个部下死了一个,另一个和这冒牌货一块落在了付雄手中。但用付雄的话来说,那是两个佛郎机穷鬼,身上一个银币都没有,这一趟活白干了!而林道乾潜回潮州府招兵买马的传言付雄也听说过,但那只是听说,可林阿凤却货真价实正在粤闽一带海域流窜,而且还拥有一百多条船!

    他这次任广东巡按御史,好像是为了帮凌云翼打瑶民筹集军饷的吧?看来却是和海商以及海盗杠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