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谋生手册作品

府天

    热门推荐:、、、、、、、

    晚上游湖吃夜宵,只囫囵睡了半夜,等到大清早靠岸,众人下船的时候,自然全都是迷迷糊糊,睡眼惺忪。杨文才却熬得住,赶紧带人去之前寄放马匹马车的车马行,把坐骑车马带了回来后,张罗着护送众人回城抵达客栈。此时正是早上辰正,但一大堆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速速回房睡觉,汪孚林自然也不例外。嘱咐杨文才等人分班休息后,他才刚走到堂屋门口,听到音信的掌柜就已经一溜烟跑进来了。

    “汪小官人,您可总算是回来了。府衙黄推官差人来问过好几次。”

    见汪孚林转过身来,掌柜一见他那疲倦的样子,他连忙解释道:“我那时候就对来人说,诸位可能要夜游西湖,估计要今早甚至中午再回来。”

    “哦,那就好。”汪孚林最担心的就是那边要自己这时候去见,甚至于人家亲自跑过来,那就推都推不掉了,此刻便点点头说,“辛苦你了,我下午会去府衙拜访。昨夜只囫囵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实在是困极了,有什么事掌柜的你替我答复一声,我先去眯瞪一会儿。”

    又安排了一个人送字去刻匾刻楹联,汪孚林立刻上床补眠,这一觉睡到午后方醒。得知林老爹竟然已经赶过来了,他把自己拾辍了一番就出了屋子。

    院子里,这位开小馆的店家仿佛已经等候了颇多时候。此时此刻一见汪孚林,林老爹立刻急忙冲上前,满脸急切地说道:“小官人,今天又有人到小店闹事,我按照您的吩咐没敢相争,也没说其他的,他们撒了一阵气就走了。小官人眼下要去府衙办地契过户吗?”

    汪孚林忖度一会儿正好要去拜访黄推官,就开口说道:“除了地契过户,你这楼外楼还要再签订一份契书,但眼下合股人还没完全定下来。我只先和你通个气。我的意思是,给你保留百分之三十的股,然后歙县令叶县尊家的两位小姐,昨日来过的张公子两位表妹。许二老爷家的小姐,我家两个妹妹,大家一块分剩下的百分之七十,也就是每人百分之十。大家会凑份子出钱给你重新翻修房子,然后给你选一个帐房。年底根据盈利多少,按照股份派红利。”

    林老爹眼睛几乎瞪得铜铃一般大小,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富家公子哥图新鲜到他这儿来吃个饭,打赏两个钱,这是往常也有的,这样的客人他最欢迎,因为不但出手慷慨,而且那些闹事的家伙往往也不会来捣乱,反正他家里也没有戏文中那些可能被纨绔子弟看上的闺女。如同昨天汪孚林那样开口问他难处的公子哥也不是一个两个,但摇头晃脑表示同情。之后就没下文了。

    哪曾想汪孚林出钱买地不算,改店名写楹联不算,竟然还有这样的主意!

    “这……这能行吗?”憋了老半天,林老爹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我说一句实话,我不过是一点乡村手艺,上不了大台面的,万一让诸位亏了本……”

    “放心,一开始不会把你家那小店改得金碧辉煌。比如说,草屋竹楼。这样和湖光山色相映成趣的房子,花不了太多钱。你那如果没人捣乱,生意不会差的,相信我。林老爹你的手艺很不错,那些湖鲜全都又新鲜又美味,我家里人一路上都赞不绝口。”

    面对这样的称赞,林老爹脸上涨得通红,就连道谢也有些结结巴巴的。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汪孚林出的客栈,又是怎么来到了杭州府衙跟前。他只知道。平日里自己连看到县衙都腿脚打哆嗦,哪怕遇到那样大的麻烦都从来没想过打官司,如今却平生头一次堂堂正正走在府衙之中,那种滋味就甭提了。尽管前头带路的那个差役恭恭敬敬点头哈腰的对象不是他,可也足够他心情翻腾的。

    “呃,小官人先要去户房办事,一会儿再去拜会黄推官?”那差役本来就对汪孚林带着不太像老家仆的林老爹来有些奇怪,此刻听到要办事,他本能地狐疑扫了一眼林老爹,顿时起了好奇之心,当下赔笑试探道,“虽说六房就在大堂两侧,但别人肯定不认识小官人,要不小的先带您去户房?”

    汪孚林见这差役浑身消息一点就动,知道定然是个爱管闲事的,当下满口答应。等到对方果不其然打听他这来办什么事,他就将林老爹的那家馆子略提了提,随即笑着说道:“想来昨天张公子邀约我去尝鲜的时候,就存了扶危济困的心,所以我一说他就答应了,我二人再加上许二老爷出五十两银子买下了林老爹家祖产这十二亩地,今天便是来给地契过户的,因为一张地契三个主人,应该会有些麻烦,恐怕要麻烦一下户房。”

    杭州城这么大,身为府衙差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很多事都多少听说过一些,因此汪孚林一说,这差役就陡然意识到了其中关键所在。他张了张嘴,本待小心翼翼暗示一下,是那位经营了城中好几家青楼楚馆的陈老爷看中的林老爹家那祖传田地,可没想到汪孚林接下来滔滔不绝地说起已经给林记小馆改了名字,写了楹联,而且是那位前翰林学士的长公子张泰徵亲自泼墨挥毫题写,徽州有名的豪商许家二老爷也帮衬出了银子,他终于闭上了嘴。

    这种事轮不到他一个小小的快班帮役多嘴,回头让人送个消息就行了!

    汪孚林对于户房那勾当最熟,因为他的关系,歙县前后换了三次户房司吏,所以对于那些陈规陋矩,他自然心中有数。和杭州府衙这位王司吏打了照面见过之后,不等那带路的差役解释事由,他就笑着拿出约摸二三两一个的小银锞子,直截了当地说道:“要辛苦王司吏一趟了。”

    王司吏本来还想对汪孚林暗示一下心红银的规矩,可见人出手慷慨,他那原本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脸色登时一变,满是殷勤讨好地笑道:“小官人尽管放心,这事我立刻就办好。来人,取新纸来,还有笔,印章!”

    下头两个典吏以及令史被王司吏差遣得团团转。至于起头那差役,根本没找到机会分说这里头的利害,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王司吏只用了不到一刻钟就重新办成了地契一式三份,过户收税等等诸多事宜全都了结得干干净净。等汪孚林拿到地契和林老爹说什么。他才终于瞅准了时机,悄悄来到王司吏耳边,把今天这地契的种种关联给解释了一下。这时候,他就只见王司吏瞠目结舌,继而怒瞪着自己。

    “你怎么不早说!”王司吏身在户房。对于某些关节那自然比别人更清楚,此刻手里那刚刚爱若珍宝的小银锞子竟觉得异常烫手,随即压低了声音骂道,“这么大的事情,早说我就先拖延了!怪不得我看那上头的地界划定眼熟,这要是让陈老爷知道了……啧,你真是气死我了!”

    汪孚林安抚了林老爹之后,眼角余光瞥见那边厢正在嘀嘀咕咕的差役和王司吏,就咳嗽了一声说道:“今天这事,多谢王司吏了。林老爹。我留了人在府衙外头护送你回去,明天牌匾就全都会送到你那,张公子家学渊源且不必说,而且迟早要金榜题名的,日后传扬出去,对你和楼外楼可是一段佳话。”

    尽管有句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问题是一条强龙也许压不住地头蛇,两条三条呢?

    眼看林老爹满脸堆笑,心里发苦的王司吏亲自差遣了一个令史给送回去了。起头那引路的差役把汪孚林往黄推官的理刑厅带,心里已经在考虑陈老爷可能夺回那十几亩地的成功率,最后自己都觉得无限接近于零。尤其是当他把汪孚林带到理刑厅门口,汪孚林才笑着打赏了他一个银角子。紧跟着黄推官竟是闻讯出来迎接,还不顾年龄大小把臂为礼,亲自把人给请了进去,想到凃府尊还和人有同甘共苦的情分,他就更加心里暗叹了。

    给陈老爷报信的事,还是让给别人来得好。万一人家气急败坏不记得报信的情分。反而觉得是他腿脚太慢,那就没意思了!

    “居然只给我送帖子,忘了凃府尊,你知道凃府尊听说这事后怎么说的你?忘恩负义……嗯,好像不太对,应该是无情无义!”

    尽管黄龙和叶钧耀是隆庆二年那一榜的同年,年纪也仿佛,论理应该是汪孚林的长辈,但他却熟络犹如同辈似的和汪孚林戏谑了两句,随即就笑道:“我正好紧赶着把事务都了结了,来来,跟我一块去见凃府尊,别让他老人家等急了!”

    “我哪里是无情无义,这不是想着府尊日理万机,所以先给黄推官你送个帖子投石问路吗?”汪孚林嘴里这么说,心里却相当高兴,一面跟着黄推官往外走,一面笑道,“而且这次我是正好把家里一堆人带到杭州游玩,也不好先丢下他们先拜客,昨天才刚去过西湖。”

    “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黄龙笑着吟了两句,随即耸了耸肩,“不过我可没有那样的闲情雅致,我这样上任还没多久的,就被人邀约游了一次又一次西湖,每次都是包了画舫,吹拉弹唱,浓妆艳抹的女人不停地搔首弄姿抛媚眼,再好的湖光山色也都看烦了。凃府尊肯定和我有同感。”

    两人一路说笑进了后头官廨,等进了那曾经来过一次的凃府尊书房,汪孚林本能地看了一眼屏风后头,却被眼尖的凃渊发现了。

    凃渊当即指着屏风对黄龙说道:“看看,这个惫懒的家伙,那天晚上我第一次见他,结果左布政使林绍宗来了,他竟然想都不想就直接往屏风后一躲,动作快得就仿佛做过千百次似的!听人说,你在歙县的时候,也是叶知县的智囊,是不是这钻屏风后头的事没少干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