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谋生手册作品

府天

    <script>readx();</script>    尽管汪孚林说了让自己先走,可辛辛苦苦跑了一趟,什么都没干就回去了,小北却大为不乐意。可是,她毕竟是混进来的,在这北新关中不认得几个人,要是一味乱跑,说不定会露馅。努力想了一想,她终于做出了决定。她身手灵活,动作又快,没多久就追上了钟南风一行。本想悄悄蹑在这些人身后,可想想这北新关之中现如今人员错综复杂,自己一个不小心反而容易被发现,她便干脆咋咋呼呼冲了上去。

    “钟头,那个死太监,还有那个官儿,就这么放着不管了吗?”

    钟南风一回头方才发现是小北追了上来,想到凃渊和汪孚林等人就这么被丢在了那里,他本能地心头一紧,可后头几个弟兄里,却有人哂然说道:“钟头,不用担心,那个死太监就是化成灰,北新关里那些吃过苦头的把头也能认得,再说几道出入大门早就下了死命令,许进不许出,里三层外三层全都是人守着。他们才几个人,虽说有一位戚家军的军爷,可单单一个人要保护三个手无寸铁的人平安出去,这怎么可能!”

    进来容易出去难,小北对此倒也不怎么惊讶,可对于钟南风身边竟然还有这么个脑子好使的,她少不得多往人身上瞅了几眼,发现那人果然有几分智囊模样,不禁暗自留心。果然,接下来钟南风也就暂时释怀了那边的事,大手一挥继续往前走,谁都没对她这个突然加进来的生面孔表示任何异议。

    弯弯绕绕走了好一会儿,前头突然停了下来。她探出脑袋一看,却发现竟是有人拦阻。那人提着哨棒,虽是笑眯眯的,却就是不让路。

    “钟头,您不是和凃府尊正在谈判吗?怎么有功夫上这来?”

    “让开,我要见你家把头!”

    “这不太好吧,之前大家说定的,这块区域里的东西都归咱们……”

    “滚,老子是那种抢人东西的人?”

    随着这一声暴喝,火将上来的钟南风一声令下,身后众人竟是齐齐抄着棍棒等物打了进去。那现身阻拦笑面虎似的汉子一个阻拦不及,竟是被钟南风等人直接闯了关。当小北跟着这十几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一处院子,她就看到这里齐集了约摸二三十号人,可面对这会儿一手提着朴刀,脸上还有斑斑点点血迹的钟南风,大多数人竟是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林老三,赵大,穆铁头,还有其他在这里的,全都给老子出来!”

    钟南风的厉声叫嚷之下,堂屋大门很快被人打开。出来的人里头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有四十往上的中年,甚至还有个年过半百的老者,尽管气质形貌多有不同,但相同的就是这些人此刻那愠怒的表情。其中有人便怒喝道:“钟南风,你又发什么疯!”

    “我发疯?谁让你们的人要拦着我?许你们关起门来商量,就不许我打进来看看怎么一回事?”

    看到这里,小北便已经心中了然。这帮家伙看似有几百号人,但实则窝里斗,不齐心!

    这时候,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不得不站出来,息事宁人似的劝和道:“钟老弟,你不要误会,大家只是聚到这里商量商量。我们之前是一块被抓来的,这次多亏了钟老弟你下头这些弟兄把大家召集起来冲进北新关,你又挟持了那个死太监,我们才有一条生路,大家心里都记你的情。”

    这老者开了口,又有一个中年人也干咳一声说:“是啊钟老弟,别看咱们占了这北新关,可银库是建在地下的,那道铁门厚得根本没法砸,上头六把锁砍断了几把刀都打不开,直到这会儿都还在用水磨工夫,咱们就应该齐心合力才是。所以,你去和凃府尊谈判,拖延时间,咱们不是也在这商量着怎么打开银库?若是能将银库打开,那里头的钱分下去,弟兄们都能分润几个。”

    要是之前汪孚林没说过那样的话,拳头狠却不大喜欢勾心斗角的钟南风兴许因此洋洋得意,大而化之地放过了别人背着自己密谋的事,可汪孚林都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他哪里还会任人忽悠。更何况,他过来这一路上,和自己的左右手杨文才紧急商量了一下,杨文才也觉得众人公推他出面和凃渊谈判,这绝对是把他往火坑里推!更何况,那个银库谁也奈何不了,想打开是痴人说梦!于是,他当即冷笑了一声,炯炯目光往众人身上一扫,这才又开了口。

    “记情不记情,我也不在乎。至于银库里头的钱,你们就别糊弄人了,我的人刚从那边回来,门前连个守卫都没有,倒是有好几把断刀断锯,想来你们也拿那几把锁和那道门没辙。既然如此,还不如听听凃府尊都说了些什么!凃府尊说了,只拿首恶,胁从不问。这会儿凃府尊吩咐,请所有打行的把头去说话。我把话带到了,你们明白给个回话,去还是不去。”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一片哗然,那起头劝和的老者更是眉头紧皱。眼见钟南风抱手而立,竟是有人突然张口猛地嚷嚷了一句:“一个税关太监拿在咱们手里,官府来人谈条件,应该是给咱们好处,这只拿首恶胁从不问,倒变成他们拿大了!肯定是钟南风勾结官府的人,想卖了咱们!”

    小北心中一动,往那大声嚷嚷的人看去,见此人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而四周围竟是因此起了骚动,她顿时对这帮乌合之众更不屑了。就这么些心都不齐的家伙,竟然还敢冲击北新关扣下税关太监为人质,甚至还大喇喇地打算和官府谈条件,这简直是脑袋坏了吧?

    果然,下一刻,钟南风怒吼一声,转过身后,整个人如同一阵风似的骤然狂突上前,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把那尖嘴猴腮的家伙给揪了出来:“厉老大,你刚刚说是老子勾结官府?很好,再给老子说一遍?”

    那尖嘴猴腮的家伙正是前天晚上刚刚和钟南风打了一场却大败亏输的把头厉老大,哪想到钟南风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暴起发难,而且自己根本连抵挡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拿了。想到四周围还有众多其他打行的把头们,他打着输人不输阵的主意,便豁出去高声叫道:“各位把头,各位兄弟瞧见没有,钟南风根本没把咱们放在眼里,根本就是借着官府的势头来压咱们!”

    他这么一嚷嚷,手底下不知道哪个人又陡然暴喝了一声:“兄弟们,打!”

    这下子,四周的骚乱顿时也变成了一片混乱,有趁机开打的,有叫嚣的,也有努力想平息事态的,想浑水摸鱼报旧日仇怨的,总之,场面演变成一场混战,一锅粥似的乱七八糟。钟南风虽说平时威望不小,此前又是他挟持张宁,让一众把头有脱困的机会,可眼下人心一乱,打成一团,他哪里还有空说话,提着朴刀开打都还来不及。

    小北敏捷地混在人群最当中,躲闪了大多数攻击的同时,却又抽冷子给人家一拳一脚。可发现四周围已经乱成一团,她就不由得打算抽身而退了。她躲过一个想要偷袭自己的家伙,在对方的小肚子上狠狠来了一下,趁着人陡然之间捂着肚子弯腰的刹那,在其膝头和肩膀上一借力,立刻高高跃了起来。这会儿偌大的院子里下饺子似的全都是人,她能够落脚的人多如牛毛,也不知道借了几个人的肩膀甚至头顶停留借力,她终于翻上了一堵墙。

    “钟头你撑一下,我再去叫人来帮你!”

    钟南风正提着朴刀揍人呢,听到这声音一回头,就看见起头跟在自己这帮人身后的小少年已经翻墙跑了。他根本来不及琢磨是怎么一回事,其他人就已经打到了面前,这下子,打出了真火的他顿时绝了去深究的念头,只想着把那个趁乱从自己手里溜走的尖嘴猴腮厉老大给揪出来。至于唯一还有点冷静的杨文才,也被四面八方的人给冲得东倒西歪,须臾就已经被人冲散了,举目四望都瞧不见钟南风。

    溜出去的小北瞅准这个机会,心里打着造混乱的心思,一路跑一路叫道:“不好啦,不好啦,把头们都打起来啦!”

    如果遇到就这么相信的,她自然是主动指明方向,把人骗到混战那地方去,而遇到不相信硬是要拦下她仔细问的,她自然添油加醋把那边的纷争说上一说,立刻请求对方过去拉架劝和。在她上蹿下跳这么一番折腾下,本来被打行中人占据,就谈不上多少纪律的北新关赫然一片鸡飞狗跳。于是,她顺顺当当回到了刚刚汪孚林等人和张宁说话的地方,悄悄一探头张望,却发现人竟然已经不在了。

    虽说不知道是乱起来之后,汪孚林立刻浑水摸鱼带人跑了,又或者是钟南风一走就溜了,她愣了一下,考虑到外头那一番乱局,以及许进不许出的状况,她甚至忍不住认真考虑起,要不要到外头散布说死太监跑了。可想想汪孚林一行人未必能够跑出北新关去,她还是决定先不要声张。否则万一那边混战正酣,却因为得知人质跑了而重新握手言和,那就得不偿失了。

    “真是的,走了也不知道留个暗号,我又得费神找人!”

    ps:昨天和随轻风去以及编辑胡说一块探讨了一番历史题材的前景,不过咱们六组真是历史大神云集,月关三戒庚新轻风三痴都在一组。最后求个月票,嘿嘿i580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