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谋生手册作品

府天

    <script>readx();</script>    想死想活?

    哪怕小北根本不愿意留在这,听两个和她完全不相干的人说什么有的没的,可此时此刻凃渊这开场白,就算是不感兴趣的她,也不由得大吃一惊。至于作为当事者的张宁,那表情就更如同见了鬼似的。好在小北虽说一只手揪住了他的领子,可终究他的双手还是活络的,这会儿他就使劲用双手拍了拍脸,继而恼火地反问道:“凃府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丢东西的事,我才懒得管。我只想告诉你,这会儿只怕弹劾你的奏折都星夜兼程送到京师去了!北新关一出事,布政司、按察司、都司,三大衙门全都袖手旁观,邬部院和巡按巡盐的御史全都不在,谁也不想救你。如果你死了,激变良民,这是第一桩罪过;揩油税金,这是第二桩罪过;至于第三桩第四桩,要编排还不容易,反正你死了,什么样的罪名别人都能想出来!光是锦衣卫杭州分司那个百户骆邴原,你也不想想,你能指使得动他?”

    张宁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白色。他原本还存着脱困之后使劲报复这些泥腿子的念头,可现如今察觉到自己的处境,他只觉得头皮发凉,竟是不由自主地问道:“凃府尊,你既然敢亲自进虎穴,那就是有心救咱家对不对?只要你能救咱家这一次,咱家一定不会忘了你的,今后一定会报答……”

    放屁,若只是你这个死太监,老子才懒得亲身涉险,还捎带上了一个汪孚林!这北新关还有个南京户部分司主事呢!

    凃渊眼睛一瞪,把张宁那后半截话给噎了回去。他扫了一眼旁边那依旧揪着张宁不放手的小少年,见其脸色茫然,分明是有听没有懂,他心下稍安,这才沉声说道:“这些打行中人要散去,就得给他们保证。但是,冲击北新关这一条罪名非同小可,我保证只缉拿首恶,其他不问,但这终究要经过布政司以及邬巡抚,而且张公公你若是能安然脱困,你的承诺同样重要!说句不好听的,你这次本来不死也要脱层皮,几乎没希望再留下来当这个税关太监!”

    “高胡子一定会杀一儆百。”

    这是凃渊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而在宫里呆过很多年的张宁哪里会听不出来。高拱可不像那些会和太监打好关系的首辅,这一位比当年的严嵩更得隆庆皇帝信任,大刀阔斧,勇往直前,根本就不把他们这些太监放在眼里,如果真的被高拱抓到小辫子,别说是税关太监当不成,说不定他会被赶到南京去种菜,又或者到哪个皇帝的陵墓去司香!想明白这些,他就动作僵硬地点点头道:“凃府尊的意思,咱家明白了。你怎么说,咱家就怎么做!”

    可说到这里,他猛地想到身边还有个身份可疑的少年,侧头看了人一眼,眼神闪烁地盘算着该怎么对凃渊表明这小子有问题。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小北竟是打了个呵欠,不耐烦地说:“你们两个说完了没有,说完了我就叫钟头进来,啰啰嗦嗦。真是的,早知道你这死太监只要吓唬两句就会老实,我那会儿哪用得着这么麻烦。你这死太监就是难对付,之前以为小爷是来救你的,又是钱又是美女的许诺,还摆架子,就是不说句实诚话!”

    “你刚刚是耍诈!”张宁登时险些没气炸了肺,虽说挨的打不太重,可怎么也是被人捶了一顿,原想着苦肉计之后能被救出去却也值当,谁能想到,这少年郎根本就是耍人玩!奈何他没胡子,此刻没法吹胡子,只能瞪眼,然而,对方却笑嘻嘻地耸了耸肩。

    “反正你们说的这些弯弯绕绕我听不懂,我家把头只吩咐我一件事,放你可以,你不许回头报复。否则这回能拿你当人质,下次就砍了你狗头!”

    凃渊见这满脸黑灰的少年竟是煞有介事地威胁张宁,顿时又好气又好笑。就连汪孚林,他也一直将其当成是未成年的晚辈看待,更不要说眼前这么一个应该是混迹于打行的懵懂小子,因此他很快就劝住了张宁,没有把这样一个小人物放在心上。

    同为弃子,尽管遭遇不同,但凃渊可不想这么轻易就给人算计了!

    只是在商议的两人全都没有意识到,一旁某个看似昏昏欲睡的小少年,那一双耳朵赫然竖得老高,一字不漏地把他们的谈话全都听了进去。

    而在一墙之隔的屋子外头,霍正因为汪孚林的授意,面对那些个围拢过来好奇询问戚家军状况的汉子们,他也不摆架子,随口说着从军那些年的经历。无论是抗倭,还是在蓟门那边对战零星的蒙古鞑子,这些都是成天混迹街头的打行中人难以接触到的,自然而然听得津津有味。

    至于汪孚林,他一出来就被钟南风截了个正着。那天在酒楼中的一顿饭,可以说是钟南风这辈子吃得最难受最狼狈的一顿饭,所以如今不管怎么说,自己眼下占据了优势,他就让底下的兄弟们绊住了两个戚家军的老卒,打算在汪孚林面前找回场子来。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先是冷嘲热讽,然后是试探询问,可面前这半大少年就是始终保持沉默。到最后他都快暴走的时候,汪孚林才笑眯眯反问了一句话。

    “钟把头,我们也算是有一面之缘,你知不知道这次做的事情,只怕要掉脑袋?”

    “砍头不过碗大的疤,老子可不是吓大的。”钟南风.地顶了回去,继而就嗤笑道,“凃府尊是说只追究首恶,我们这些弟兄们可没说答应不答应。”

    “问题在于,这北新关内,有多少人唯你马首是瞻?我听说十余里湖墅,至少几十家打行,可混得好的,在湖墅有正经的铺子,正经的招牌,甚至还能和那些官绅富商往来,护持人家的商旅门面。可像你这样的,也就是骚扰一下寻常商铺,混口饱饭吃。你被抓之前,才刚刚和另一拨打行的人大打出手,人家就算是之前为了活命脱困,不得不听你号令,可各自的人手都全都冲进了北新关,为什么还公推你打头?虽说现在税关那位张公公你掌握在手,可万一出了事,那也当然是你扛,别人只要一口咬定都是胁从,全都推你是领头的首恶,那就行了。”

    钟南风顿时哑然。他很想死硬到底,可发觉汪孚林不是用一种盛气凌人的嘲弄态度看着他,而是颇为诚恳,就和那天明明已经占尽上风却还留他下来吃饭时,那种礼遇的态度一样,他顿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他见惯了那些自认为高人一等的读书人,哪怕他在底层民众当中颇有些人望,可那些人也就是敬佩他的胆色武勇,可再往上的人就根本不会把他放在眼里。于是,他足足好一会儿才憋出了一句话来。

    “那你说怎么办?”

    “很简单,你想死还是想活?”

    汪孚林当然不知道,自己和凃渊问的话几乎一模一样。就算知道,他也只会认为,这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见钟南风用恼火的目光瞪着自己,他也不卖关子,低声说道,“你要是想活,那就下去把其他把头都找来,在凃府尊面前过个明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应该的。”

    钟南风盯着汪孚林看了好一会儿,想到自家这打行成立得很早,可却因为他的某些不合时宜的坚持,有些后起之秀有了铺子招牌,有些交通上了权贵,有些扩张了地盘,就他自始至终下头几十号忠心耿耿的兄弟,却只是仅仅能让他们吃饱饭。而这一次,也是为了救他,这才闹出了这样天大的事情,他给人算计了不要紧,可下头的兄弟怎么办?

    这一次,他甚至连屋子里的张宁凃渊都顾不得了,立刻上前招呼了自己那些弟兄。临走时,他瞅了一眼霍正,觉得他们不可能只凭这一个戚家军老卒,就从这北新关带走张宁和凃渊,便再也顾不上那许多。等他这帮人一走,汪孚林便对不明所以的霍正杨韬耸了耸肩,继而来到了屋子前头,敲了敲门。

    “府尊,人都走了,要不要出来透口气?”

    凃渊正在屋子里循循善诱,逼迫张宁认清形势,骤然听到外间汪孚林这声音,他顿时有些脑袋转不过来。等到他亲自过来开了门,见院子里空空荡荡,只有汪孚林和那两个戚家军老卒,饶是他宦海二十余年,这会儿也感觉意外懵懂。

    怎么回事,放着张宁这么要紧的人质不管,居然全都散了?莫非这些打行中人想明白了利害,于是出去投降了?那自己今天亲自出面简直是手到擒来,太神奇了!

    紧跟着出来的,则是一手拽着张宁的小北。这次换成她冲着汪孚林挤眉弄眼了,看到院子里没人,她顿时大叫道:“钟头他们人怎么不在?不行,我要带着这死太监去见我家把头!”

    汪孚林没想到小北演戏演得上了瘾,立刻上前一把拦住了人,趁着张宁被人提着后领,脑袋转不过来,而凃渊则是被霍正遮挡住了视线,他便无声地冲着人做了个口型。

    先走!

    努力辨识出这两个字,小北不禁大为不乐意。可是,她一想到刚刚在屋子里听到的凃渊和张宁那番话,又有些犹豫。直到汪孚林神情转厉,她方才不得不一松手,随即恼火地说道:“谅你们几个也别想跑出去,你们等着,我这就去叫我家把头回来!”

    眼见得那个原本揪着小北的小少年竟是气咻咻往外去了,凃渊这才反应过来——毕竟,人是听到他和张宁那番交谈的——然而,霍正杨韬虽是立刻主动上前像模像样地阻拦,那小少年却一个斜插,三两下直接翻上了墙,倏忽间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他也唯有暗地直跺脚。

    罢了,只希望这真的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子!i580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