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谋生手册作品

府天

    吴兴才固然有这样的提议,可粮商们还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就在他们继续纠结的时候,不过区区数日,义店便推出了第二期,面值同样为一两,但时限却是六个月的米券。这批米券到期兑付利息一钱,又或者可以选择兑换一石半白米。也不知道多少人自从上次风声之后,就在等着这么一期产品——开春米贵就直接兑米,米贱就直接兑本钱和利息,简直不要太完美——于是,从放出消息到五百张一抢而空,和第一期所用时间差不离,也只有一个时辰。

    这还是因为,根据汪孚林的嘱咐,这头两期米券采取的都是记名方式,登记姓名籍贯住址以及手印,否则早就抢光了。

    两期一共收入七百两银子作为本金,之前担心的资金问题迎刃而解,汪孚林也就不再急吼吼了。放在后世,这种低利息集资根本不可能套取如此资金,但现如今不是不流行有息储蓄吗?所以,他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借此真真正正地赚到第一桶金。办完了这件事,把这些天做生意做到走火入魔的程大公子一块拎上,他就与其走了一趟黄家坞程家大宅。

    因为程老爷不在,程乃轩没了负担,对于回家自然半点不怵。可是,站在自家祖母和母亲面前,旁边的汪孚林竟是开口说了一番完出乎他意料的话。↗

    “老夫人,夫人,程兄和我连日以来忙于杂事,课业难不能周。转眼就要到年底岁考了,我二人却几乎是紫阳院生员中请假的常客。正好叶县尊请了先头李师爷的恩师柯先生。还有汪二老爷的授业老师方先生为门馆先生。教授叶公子和我家两个小子。之前也常常指点我经史文章还有制艺。我想,程兄如果也在闲时一块跟着学习磨砺,应该会能够很上手。”

    程乃轩的祖母和母亲彼此对视了一眼,他的母亲陆夫人便抢先说道:“如此甚好,他爹写信来问时,我们也就好交待了。”

    “喂,双木,咱们的事业都刚起步。哪有时间……”程乃轩才要开口抗议,就只见汪孚林朝自己瞪了一眼。

    “老夫人和夫人既然同意,那么我有一件事想和二位商量。义店那边倒还好,程兄之前花一百两给我雇了十年的那个小伙计叶青龙,现在掌柜当得像模像样,而林木轩那边,有之前管着油坊的那位管事,也可保虞。但印米券的那家坊,需要绝对可靠的人。我的建议是,让程兄身边的墨香。以及我家中和金宝一块读的秋枫,轮流监督管理。以防出现问题。”

    听到这里,程乃轩的祖母俞老夫人不禁笑了起来:“你想得很周到,就这么办。如此乃轩就干脆借住在你那里,学业为重,不可轻忽。”

    程乃轩没想到汪孚林直接把主意打到了墨香和秋枫身上,而且祖母不但答应了,还吩咐自己就住在汪孚林那儿,分明是极其放心。他忍不住斜睨了汪孚林一眼,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暗想老爹也好,祖母和母亲也好,信人家竟然超过信自己!可让他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程兄之前虽说也在我家中住过,可那时候毕竟是特殊情况,此番能否请老夫人和夫人借我一个稳妥的管事?我家里如今人口不少,可四个轿夫是南明先生给我的,伺候两个妹妹的是丫头连翘是程老爷送的,跟着金宝读的秋枫也是程老爷送的,叶青龙是程兄玩笑间替我雇下来的。我自己找来的,只有一个帮厨的刘家嫂子。本来我应该仔细斟酌再添几个人,但一直都没顾得上。而且,想来老夫人和夫人也希望能有个人看着程兄。”

    “喂喂,双木你这话什么意思?”

    见程乃轩又开始抗议了,俞老夫人就没好气地说道:“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没个人看着你,我和你娘还真不放心。这样吧,就是谢管事。他跟着你爹东奔西走很多年,却因为一次事故腿脚不便,方才留在了家里,看着你却是正好。媳妇你说呢?”

    婆婆都决定的事,陆夫人当然不会不点头。想到汪孚林自陈家里人手不够,她就笑着说道:“谢管事在挑人上头很有眼光,现在跟着老爷的几个人,都是当年他挑选的。孚林你既是没空添人,可以让他代劳,眼光绝对上佳。”

    那敢情好,这种饱经世事的老管家正是他需要的,就因为不可能在市面上轻易找到,这才求助于程家!

    汪孚林顿时欣喜若狂,赶紧谢过。等到他告辞的时候,程乃轩二话不说硬是要送,可一出屋子就没好气地揪住了他。

    “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次叶县尊觉得你功劳不小,决定也给你弄个特批廪生,估计就这两天公布。也就是说,今年岁考你一定要考进一等。”汪孚林直截了当地丢出了缘由,见程乃轩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他就慢条斯理地说道,“考不进一等就得停掉廪米,停掉廪米就意味着丢人现眼,你想想,等过年你爹回来,知道你升了廪生却停了廪米,会不会对你大发雷霆?还有许村你未婚妻许翰林家,会不会对你有什么看法?所以,老老实实把生意交给行家,然后跟我去读!”

    汪孚林嘴上说得大义凛然,但根本的原因是,他之前被柯先生和方先生轮番上阵,折腾得心理阴影了,决定抓个同伴一块受罪!可特批另一个廪生名额的事,这还真不是他对叶县尊和冯师爷提的,而是那两位看在程乃轩岳家乃是那位许翰林的份上,在他得知之前就已经私下里定了下来,如今,程乃轩和他一块,推荐名单已经呈报南直隶督学御史谢廷杰,他连拦下都不可能!

    之前紫阳院换门联事件,汪孚林已经团结了大部分的歙县生员,此次面对硬塞过来的廪生名额,奈之下,他对叶县尊冯师爷提出的交换条件——义店为紫阳院之中勤学苦读的非廪生生员提供特别助学金,其数额相当于每月六斗的廪米,一共二十人份,这也算是他和程乃轩抢人名额的补偿。

    当然,即便如此,仍然不能避有些贫寒却又清高的生员心怀怨愤。可他有什么办法,他可从来没想要过廪生,否则他用得着岁考一等如此拼命?

    再三确定汪孚林不是故意骗自己,程乃轩顿时抓狂了。能够从县试府试道试三关杀出重围,终考中了秀才,程大公子当然不能算是纨绔,天赋才情也都不错,可问题是秀才这种科场基层在歙县从来不缺,整个歙县学宫整整一两百都是这样的,要考一等,就意味着要比一大帮年纪大的前辈考得好,至少要杀入前二十到前三十!虽说程奎等人中举之后,学宫少掉一批强的竞争对手,可岁考二等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何况一等?

    而且他还早就翘掉了紫阳院的课,经史子集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用担心,柯先生和方先生都是应试高手,强化一个月,包你岁考二等,再强化一个月,包你岁考一等。”汪孚林直接给程乃轩打了包票,见他将信将疑,他就笑眯眯地说,“你别选择,只能搏一搏。好了,你赶紧准备准备搬我家去,我去府衙求见段府尊,谈一下预备仓仓库的事!”

    说实话,汪孚林真不是坏心眼,之前乍听得叶县尊和冯师爷把廪生问题报给了南直隶督学御史谢廷杰,他还争取过修改的,可既然改不成,他当然乐得自己有个难兄难弟陪绑。这不就叫做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要知道,他可比程乃轩不想下科场,做个官商挺好的!

    徽州府衙阳和门外,汪孚林只是对门子客客气气通报了一声,连门包都还来不及送,就只见那个四十开外的门子满脸堆笑,先是把他请到了门房小坐,继而一溜烟跑了进去通报。只不过一小会儿,人就带着一个青衫令史回转了来,那笑意比之前平添三分,点头哈腰地说:“小官人,府尊有请。这位是户房陈令史,您跟着他进去就行了。”

    这要是换成歙县县衙,得到这样的待遇毫不出奇,毕竟通过直接间接手段,汪孚林对三班六房已经有了相当的掌控,可此时此刻走在徽州府衙,他只觉得四周围那些目光半是敬畏,半是羡慕,不由得就有些犯嘀咕了。虽说舒推官成了凉透的冷灶,府衙刑房因为他的缘故被彻底清洗了一遍,可前者有迹可循,后者没人知道,而班王捕头只是在吴家米行门口吃了他一个哑巴亏,可也没到眼下这种犹如凶神过境的地步吧?

    因此,在绕过大堂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开口叫道:“陈令史。”

    然而,原本一声不吭在前头带路的那位户房青衫典吏,却是直接先打了个哆嗦,随即方才停步转身,脸上表情竟有些紧张:“小官人有何吩咐?”

    看这家伙的表情,汪孚林就觉得不对劲了。他想了想,便稍稍迂回了一点问道:“府衙是不是有什么变动?”

    陈典吏小心翼翼地瞥了汪孚林一眼,这才陪笑道:“小官人这变动两个字着实精妙。是有变动,前几天绩溪县县令丁忧出缺,段府尊因为秋粮在即,故而令舒推官前往署理绩溪县令,舒推官今早才被人抬着去绩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