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谋生手册作品

府天

    见成功吸引了众多人的注意力,并没有人不感兴趣就此离去,汪孚林方才稍稍放下心,右手放在背后做了个手势,叶青龙立刻上来,扯开喉咙大声说道:“最新特惠,第一期两百张米券,时限一个月兑付,现在购买,除月利一分半之外,附赠状元果及美人果一包。@@,一个月后,发行半年期米券,半年利息一钱,到期可选择直接兑本钱以及利息,又或者直接支取白米一石半。”

    之所以第一期压根不提支取米的事,是因为汪孚林知道现如今正是秋收时节,一个月之后米价只会跌不会涨,谁会放着好端端的现银不要,而选择现米支取?但半年之后就不一样了,那时候应该是明年三月开春粮价最高的时候,选择兑米而不是兑银子,有可能得到比利息更大的收益!

    事实证明,对于这样的物价规律,围观百姓中很多人都能想明白。但半年期限毕竟很长,再说是一个月后再发行,不少人就琢磨着是不是先买张一月期的试试水。毕竟,这银子相当于只是换个保管人,一个月后照旧还是自己的,还能白得十几文利息外加两包时下最流行的状元果和美人果。

    而这时候,汪孚林方才再次开口说道:“但是,我也在此严正申明,若有其他地方也发售同样或者类似的产品,与本店无关,或有被人卷款潜逃,兑付无门的危险。敬请各位互相转告,谨防上当。现在,有请歙县叶县尊。以及南溪南吴老员外。戚百户。西溪南吴公子,为今日盛事剪彩开张!”

    围观的人们从来都没听说过剪彩这么一个新鲜的名词,眼看本来左右两间都下了门板的义店店堂,这会儿都被人挪移了开来,此时此刻就只见一整条红绸横在门里,三朵大红绸花异常醒目,而这会儿站在红绸后头的那四位大人物,手上全都拿着系了大红绸带的剪刀。脸上表情却都有些古怪。

    随着两旁高高挂起的鞭炮陡然噼里啪啦炸响,那四位第一回被邀请做这种事的嘉宾稀里糊涂剪下了自己的一刀,而汪孚林和程乃轩叶青龙则是直接接住了那剪断的绸花,随即将其扔向了围观人群。

    面对这一幕,有人敏锐地跃起,接住了这价值不菲的绸花,而更多的人则是蜂拥进了店堂,开始询问米券的诸多事宜。汪孚林示意程乃轩引了叶钧耀等人赶紧往后头走,在之前定好的酒楼好好款待一下众人,自己则是亲自出面接待这很有可能成为第一批主顾的客人。

    整整一个时辰。他也不知道应付了多少咨询的人,自始至终笑容满面。耐心十足。由于他汪小秀才的名声、信誉,此时此刻的态度,有人回去拿钱,也有身上正好有闲钱的当场买下。当店堂中传来叶青龙紧张的叫声,表示第一期已经发售完毕,敬请下次赶早的时候,没赶上的人顿时发出了遗憾的叹息。

    总算有了个空子,汪孚林咕嘟咕嘟痛喝了一气茶水,这才抽身而退去了程乃轩包下的酒楼。看到那些全都留下的嘉宾,他就知道今天这事不但引来了民间的兴趣,这些官宦缙绅也都很感兴趣。

    由于他来得快,其他人还不知道义店那边的销售状况,叶大炮就关切地问道:“孚林,卖出去几张?”

    “有劳县尊关心,都卖出去了,那些来晚的人,好些都懊恼得很。”

    都卖完了?

    这下子,就连一向最为支持义店这个新鲜事物的南溪南吴老员外,也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张米券一两银子,二百张也就是二百两银子,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很大的数字,更何况到期这笔收入还要加上利息再倒贴回去。他注意到的是这样一种模式,这意味着义店的信誉很受民间肯定。别人兴许能够如此跟风,可第一个开创者到底不同,而且今天叶大县尊的亲临,更是等同于用官府的信誉给这批米券做了背书。

    而今日受邀而来的西溪南果园主人的侄儿吴守准,则是若有所思地说:“这些米券不会被人仿制吧?”

    “那是当然。程家从前就有一家小书坊,这次用了特殊的颜色,红蓝黑套印。因为是第一期,米券和留底上都还记录了买主的手印,严防假冒。今后还会根据发行日子的不同,使用特殊的密语,敬请各位放心。”印章也请了一位老微雕师傅的事,汪孚林就不罗嗦了。有些事情留一半说一半,这样会比较有利。

    听到一切顺风顺水,叶大炮当然是最高兴的那个。毕竟,一想到自己莫名其妙背上的县衙亏空应该能够在离任的时候填补,而且只要夏税秋粮以及岁办岁贡能够完美达成,考评时最难的催科两个字,他就算达成了,只要其余政绩也过得去,三年一次考满后,说不定就能往上挪一挪。因此,尽管今天糊里糊涂参加了一场剪彩,他依旧兴高采烈。

    想到汪道昆当初把自己这些人交托给汪孚林时,自己还有些不以为然,如今亲眼看到汪孚林拳打脚踢折腾出义店这么个怪物,戚良已经再也没有任何怀疑了。虽说他只是在义店挂个虚名,其实压根谈不上股份,他还是很尽职尽责地提醒道:“汪小弟,今日米券既是一抢而空,我觉得,半年期的米券,你不如尽快准备完全,省得被人抢先。”

    听到戚良这么说,吴老员外也点头道:“从前没人想到这样收纳民间闲钱,今天既是百姓表现出了这样绝大的兴趣,你不妨听从县尊建议,尽快准备。”

    汪孚林本待用一个月时间来建立信誉,此刻众人一个个都这么说,他便看向了程乃轩。程大公子当即二话不说地拍胸脯说:“我本来就已经让人在套印了,密语也已经准备好了。这下子加紧就是。不过。这次发多少张?”

    见汪孚林打了个手势。分明是五百,程乃轩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这时候,吴守准又问道:“如果这五百张到时候全都支米,一次性就是七百五十石。而开春本来就是粮价最高的时候,到时候也许会涨到一石米七八百文钱甚至一两,如今屯粮的收益岂不是会……”

    “吴公子所虑很有道理,所以,这五百张米券之后。我就不会再发可以支米的米券了,只发到期兑付本钱和利息的米券。用七八百石米的代价,来树立百姓对义店的信心和追捧,这还是很划得来的。今年徽州府风调雨顺,每亩地应该都会多打几斗粮食,故而只怕要叶县尊令人立刻腾出预备仓库房,让我暂时存一下粮食。当然,此事我也会和段府尊接洽,省得届时有人就此兴风作浪。”

    对于腾出储备空空的预备仓,叶钧耀当然是支持的。其他几个股东听到汪孚林说还会去和段府尊商洽,他们也就没有什么意见了。作为缙绅大户。他们之中有的人明令家中不得放印子钱,也有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的只是其中那丰厚的利润。他们深知汪孚林如今推出的米券利率绝不算高,对于有钱人吸引有限,可对于,却相当于存钱还倒贴利息,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

    这样一来,不用担心义店在秋粮收获之际却资金不够的问题了!

    至于这一个月赔本赚吆喝的问题,如今已经在林木轩上吃到了丰厚甜头的汪孚林和程乃轩,当然不会在乎。尤其是汪孚林,他今天请来了包括叶县尊在内这么些人,只请了一餐饭,加上之后要付出的利息,以及几百包美人果状元果的钱,哪怕把今天剪彩和装饰店堂用的那些红绸也统统算上,总共付出的代价不到二十两,但起到的宣传作用却非同小可,一两日之间就能传遍徽州一府六县!

    因此,既然叶钧耀等人都建议要尽快发第二批半年期的,汪孚林少不得就再三嘱咐程乃轩尽快把东西炮制出来。等到回家进了自己那屋子,一上午高强度亢奋工作,一中午和大人物们说嘴扯皮,此时此刻累坏了的他直接往床上一躺,忍不住就这么笑了起来。

    最困扰人的资金问题,至少短时间之内不是问题了!

    汪小官人战斗力强的名声,徽州一府六县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谁都没想到,他从松明山刚刚回城,叶县尊正式推出了各里收各里的秋粮新政,紧跟着义店就来了这么一出。只要不笨的人都能看出,这米券一发,义店的资金压力就能立刻消解――当然从前也并非那么大,毕竟程乃轩乃是程老爷独子,关键时刻回家调钱就行了。可这两个道试吊榜尾难兄难弟的小秀才在玩闹一般的林木轩之外,却真的致力于粮商这行当,却很让人意外。

    因此,原本认为狼已经吃饱喝足,暂时不足以再成为威胁的吴兴才等粮商们,顿时再次纠结了。徽州一府六县就这么大,他们都是多年老坐商了,不缺本钱,当然就更不会想到利用这样的方式,招揽分散在无数寻常百姓手头的闲散资金。当一群人再次碰头,彼此之间面面相觑的同时,那个入行最晚的胖粮商便低声说道:“有人给我递了个话,咱们可以在回头收粮的时候把价钱抬得高高的,反正他许诺每石比我们高一分……”

    “够了。”吴兴才本来该是最恨汪孚林的一个,这会儿却咬牙切齿地说道,“给你出主意的家伙没安好心,我们高价收粮有什么好处,回头更两面不是人!之前汪孚林说什么米业行会,我们拖着没去谈,可现在到这份上了,显然他不是玩玩而已,何妨看看他能出什么主意?如果不好,我们当然可以不听,可万一真的合则两利呢?”

    ps:有人问月票榜新制度啥意思,很简单,起点创世榜单合并,可每月历史分类月票却减少到只取前五名,所以基本没戏。但为了面子也得硬着头皮求一求月票,现在我连分类前十都没进呢-。-(未完待续。。)u